我给张小北打电话,都晚上七点了,这孙子还在开会。我本来不想打扰他,可是我真是太难受了,给丫下了一个命令,\"我告儿张小北,我在1919等着你,他妈的10点钟你要再不来,以后别想去我们家噌饭!\"

我看见许多圈儿里人在1919豪饮,我跟他们打过招呼之后坐在一个角落里,他们向我表示了祝贺,因为高原得了国际大奖,我也跟他们客气了客气,我说都是运气,都是运气,其实大家水平都差不多,仿佛得奖的人是我。

奔奔也不来这了,这个时候正是她业务最繁忙的时候,肯定又在调兵谴将地四处传播性病,多不容易啊,一个人,把祖国的医疗事业当成自己的事业来做,抛开交给公安局的数不清的罚款不说,光是那些到医院治疗性病的嫖客们就为繁荣医疗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而这贡献的背后,是奔奔领导的性产业工人所做出的巨大牺牲,多好的人们啊。

一边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一边喝着啤酒,一瓶又一瓶,到张小北到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摆满了空瓶子,我看看表,好象10点过了5分钟,我给了他一巴掌,\"迟到了啊,喝酒,我喝了多少你就得补多少!\"

他说下午发生的事情他都已经知道了,高原给他打了电话。

听他说起高原,我来了精神,\"人家高原现在可牛b了。别管你多有钱,你就是赶不上他,张小北,我知道你还喜欢我,嘿嘿,没用。\"我跟他说完了,多半瓶的啤酒又干了。

张小北开始喝酒了,他把我之前喝的那些都补了回来,一边喝一边跟我说了许多没用的废话,甚至他还说这一辈子最大的遗憾恐怕就是当年,在我多少有点喜欢他的时候没逼着我跟他结婚。

我哈哈大笑,我说一辈子?别逗了你张小北,一辈子有多长啊,你才活了三十多年,你知道今后能遇上一什么样儿的啊,没准明天你就能遇上一个让你真正神魂颠倒的。

他就不言语了,使劲使劲地喝酒,就像一个在沙漠里行走了太久的干渴的旅人终于见到了白水一样,几不清楚他去了多少趟厕所。

我喝的已经没有知觉了,恍惚当中记得张小北跟我说,那天在黄亭子他骗了我,其实我喝醉了酒之后跟他说的根本就不是那一句,他告诉我的那句话只是其中的一半,究竟另外一半是什么,无论我怎么发狂地揍他,威胁他,他都只是得意地笑着,就是不肯告诉我。

最后我说:\"张小北,送我回家,现在高原成名了,我马上就可以放心地把我自己嫁给他了,名利双收。\"我还说\"知道为什么我一直迟迟不跟高原结婚吗?我就想怕他出不了名儿,那时候我就嫁给你,你有钱啊,让我衣食无忧地过小日子,那多好啊……\"

张小北就一个劲儿地拍我的脑袋,骂我没追求,骂我拜金主义,骂我混蛋什么什么的。

最后,他送我回了家,房子很空,高原不知道去了哪里,进了屋张小北就脱掉了衣服,倒在沙发上,他说\"你睡卧室,我睡客厅,别占我便宜听见没有!\"说着就躺下了。

我又冲到厕所里抱着马桶吐了一通之后,回来把张小北给揪了起来,\"起来你!又想在这睡,不行,滚回家!上回你不就回去了吗,滚,回你家睡,这是我家,你知道吗?\"

张小北昏昏沉沉的,继续迷糊着,我到厨房里抓去一正瓶子醋给他灌,他闻到了醋味儿,总算把眼睛张开了,\"我不喝,我不喝!\"他坐在沙发上,我拿着醋跪在他面前,他忽然泪如泉涌,摸了摸我的脸,\"我知道我现在配不上你了。\"他哭得看起来很伤心,像一个孩子,情急之下,我把醋当成了啤酒,喝了一大口。

张小北晃晃悠悠着站了起来,拿起了外套,\"我走了,省的你说我老想占你便宜,你这种女人,没身材,不温柔,白给我我也不要!\"他乜斜了我一眼之后恨恨地说到。

我立刻跳了起来,张小北已经打开了房门向外走去,我对着他的背影大喝了一声,\"死去吧你!\"伴随着\"蓬\"的一声门响,我倒在沙发上昏睡过去。

我好象刚闭上眼睛,感觉有人疯了似的摇撼着我的身体,张开眼睛,是高原,眼圈红红。

\"初晓,初晓,醒醒,醒醒!\"

\"干嘛?\"

\"小北出事了,快起来,去医院看看。\"

我一听,眼睛还没张开人已经站起来了,看着高原,\"他怎么了?\"

高原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沉了一会,\"车祸,昨天晚上,酒后驾驶,四环上撞了。\"

\"严重吗?\"我冲到房间里抓起一件外套,向外跑,\"走啊。\"

高原一把拉住我,\"初晓……死了。\"

我一下没站稳,跌坐在地上。

\"我操!人都死了你还让我去医院有个屁用!\"我说过什么?凡是高原动手打我我肯定得还回来,而且比他狠,他昨天给了我一个嘴巴,我今天早上就还给他了,而且打得比他响亮多了。

高原也坐到了地上,搂着我,大滴大滴的眼泪往下掉,他的脸好象那个已经缺了一块的石头。

张小北的追悼会那天,是投资公司给高原和张萌萌他们摆庆功宴的日子,11月里的一天,天气特别晴朗,阳光刺眼。高原和张萌萌都来了,他们的脸上没有成功的喜悦,张萌萌也带起了墨镜,她现在是个明星了。我妈也来了,她哭的很伤心,很多人以为死的那个是她儿子。

我躲在我父母的家里,不出门,不想说话,我妈说让我没事去看看张小北他爸,我不敢去。

我从来没有向任何人说起过张小北出门的时候跟他说的那句话,在青岛的时候,李穹跟我说过,其实张小北对我的话一向是言听计从的,我根本就不信,现在我相信了,因为他临出门的时候我对他说\"去死吧。\"他真的去了。

很多很多天以后,高原出现在我们家的客厅里,他在我们家,始终会显得拘谨,像个客人,而张小北从来不会像他一样,张小北总是很随意地在各个房间窜来窜去,还会去厨房帮我妈择菜。

高原在客厅里跟我说,\"初晓我们结婚吧。\"

我说对不起,我不想结婚了。

高原说那等你想结婚的时候回来找我吧。我会爱你一辈子。

我抄起茶几上的电视遥控器摔向他,我说你个傻b,滚蛋吧你,谁他妈的会爱我一辈子啊,你的一辈子还长着呢,爱了我一辈子的只有张小北一个人,我想明白了,张小北才是爱了我一辈子。

我摔向高原的遥控器掉在地上,电视机被打开了,里面正在播放着高原导演张萌萌主演的那部电视剧,现在随便打开电视机,随便一个频道都能看到他们的电视剧。

以后,高原再也没有来找过我,他以前像个孩子,如今,他长大了。

冬天的时候我妈跟我说,别老在家里待着了,她心里堵得慌,我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她就是怕我嫁不出去。行,我跟她说,那我走了,我走得远远的,我要到国外去读书。我那天本来是想吓唬吓唬她的,没想到她当了真,逢人便说,我们家初晓要到国外去读书了,逼得我没办法,给多伦多的一所大学的教授写了入学申请,结果,一切都很顺利,我妈终于把我赶出了家门,赶出了中国,她如今很寂寞,可是从来不跟我说。

我想,有一种爱是伴随着疼痛的,就像我妈对我一样,我又想有一种爱是伴随着苦涩的,就像张小北对我一样,我还想,有一种爱是没有结局的,就像我对高原一样,当我站在异国的星空底下,看见天空的星星,我会想起我们每个人的眼睛里闪烁过的那些光芒。

冬天来了,我的窗前有一个梧桐树,好象北京我的家。

冬天来了,我回想起在北京圈里圈外的那些生活,像是做了一场梦。

章节目录

圈里圈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庄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庄羽并收藏圈里圈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