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姨妈的后现代生活22(1)

---------------

第二天上午,叶如棠按照名片地址赶到蓬莱路上,果然看见挂有“天堂之桥”陵园办事处的小店,老葛早早就等着她,却不见老潘的面。往他家里拨电话,声音瓮声瓮气回答说病了,昨天在墓地溜达出汗伤风了,正躺着哪。

叶如棠便自己进去,里面装修很精致,幽雅,像个茶馆。老葛点头招呼里面工作人员,好像很熟稔。然后,他热情对陵园福座的类型,价位一一做了介绍,尤其推出的是一个新盘公墓穴位模型规划图。同时,还主动演示了电脑设计的三维动画图,生动形象,一目了然。问她,请问你上网吗?她煞有介事答:上。那工作人员还演示了经销陵园公司的网页。

叶如棠问,这公墓具体在哪?老葛笑答,在苏州附近,上有天堂,下有苏杭,那可是最高级的归宿。我们的陵园中外闻名规模大,观念新,效益好,我在这里都几年了,在这里投资绝对赔不了,你放心。

叶如棠依然迷惑:“搞墓地投资,是不是和期货一样?”

老葛一拍大腿,赞赏道:“叶老师,你真是有文化,真有经济头脑,一说就明白的。买苏州这里的墓地,怎么会赔,中国人多,地皮越来越少,将来还能在墓地内挂牌销售,转让的。”

叶如棠又问:“好像电视报纸上说过不能炒卖墓地的?”

老葛认真看她,笑道:“是啊,非法炒卖是不行,你不是自家使用嘛。再说中国人政策是灵活的嘛”接着,他又善解人意道,“所以,我和潘老师是朋友,当你也是朋友,你一定要在投资前,最好先仔细看看这个,不要光看我们赚钱赚个钵满盆盈,也有人赔得血本无归的。”老葛递给了叶如棠一份文件,她一看,是红头文件复印件,国务院关于什么《殡葬管理办法》。分明是很有政策观念的,分手时,他一再叮她道:“看看再定,啊,机会也是不容错过的,我是好心。跟潘老师,没得说。”

叶如棠拿着复印件说回去考虑考虑。她还没到家,手机就响起,老葛打来电话,恳切邀请她去位于苏州附近的陵园实地察看察看。反正有专线班车的,不看不知道,一看心就跳——他在电话里还幽默地说。

回家之后,她把今天考察的前前后后在电话里告诉老潘,又打听老葛这个人的人品,老潘便说他蛮实在的,不是明白告诉你利弊关系,让你选择。叶如棠想想也是,人家很热心,没骗人,说买墓地投资与任何投资一样都是双刃剑。

在随后的两天里,叶如棠去游泳,购物,多次接到老葛打来的电话,邀请她去陵园看一看。看一看嘛,也不花钞票的,苏州你几年没去过吧?叶如棠脑筋一热,心一烦,就说:我去。

晚上她收拾东西时,宽宽见姨妈拿着要外出旅游的装束,问她去哪里?她随口答去苏州,宽宽便吵闹着跟她一起去玩,叶如棠本来想带他同去,又转念,这小子是人精儿,自己打算投资的事情,还是保密为好,万一让宽宽知道,叶如兰妹妹那里生出麻烦。她又不同意了,推说,你小孩去不合适,我是参加一次党组织生活。

第二天早起,叶如棠边喝着袋装牛奶边赶路,急匆匆到那里,和一群老人站在一堆,等候发往这家天堂桥陵园的班车。老人们年龄不等,叽叽喳喳像是一群孩子,旅游情绪高涨,显出对去苏州的向往。叶如棠想不起上次单位组织去苏州是什么时候,早已模糊,照片都发黄了。可她在那个大院里拘得太憋气,出门之后,回归自然,将心中的阴霾之气一扫而光的感觉,永远忘不了的。远远的,老葛也戴着旅游帽,雄赳赳来了。

同时,身边来了一位女导游模样的人,头戴长檐旅游帽,脸上文一副紫眉毛。大概叶如棠在一群老人里气质比较扎眼,紫眉毛打量了她一番,问,有兴趣我们公司的项目?叶如棠点点头。谁介绍你来的?叶如棠指指,报出了老葛的名字。噢,先和他谈吧,假如你认为他的水平一般,可以来找我!她自信地说。

而后,这位自称老黄的紫眉毛大声招呼众人上车。

上车后,竟然真像广告所说,免费午餐,每人发一袋食物,里面有两根香肠,两个鸡蛋外加一个面包,一包榨菜。还有一顶旅游帽。上面印着“天堂之桥”,邻座那位老太,自戴了一顶“三峡情游”,接过帽子便喜滋滋地换上。叶如棠与她攀谈起来。“您今年高寿啊?”她搭讪着问。“73!”“您预备买哪一类呢?”“你们刚才说买这买那的,到底买啥呀?”老太反问叶如棠。

叶如棠惊讶道:“您老不知道咱们去苏州陵园?”

“是去苏州旅游呀!”老太大声说。

“我们是去陵园的。”老葛提醒她。

老太太一惊:“我不知道,我是早上练功时,这位老黄说,可以免费观光旅游,我就报名啦。”

紫眉毛在一旁装作没听见。此时汽车在高速路开了一段,便转向了一段碎石土路,行驶开始颠簸,屁股空落落的,叶如棠也不辨方向,不知到了哪里,只是后悔早上喝牛奶多,颠簸得人小肚子下沉,直有要撒尿的感觉。盼望着快点到,憋得心烦意乱。越走越离开公路,植被也显得比较少了,显出荒凉的迹象。有人就问了,这里是苏州吗?怎么不像的?离苏州远了!老葛亮嗓答道,苏州地区不一定就是苏州城,你看中央气象台播报天气预报,说局部地区有雷阵雨,那局部地区可大了!而那位紫眉毛,口气很大地接茬儿答道,大家看啊,看外面右手这片地,这里也是我们的,是三期工程!

---------------

姨妈的后现代生活22(2)

---------------

车子转弯,初见了大片平地,绿色点点滴滴润眼。再一转弯,透过林子的间隙,那个陵园便蓦地进入视野。下车看,果然花木葱茏,气势宏大。假山树丛后,还错落有致点缀了很多石质雕刻,虽然工艺粗糙,总也是下了力气的。也是,这座陵园乍看不像个陵园,很像一个新建公园。紫眉毛招呼大家跟着走,介绍说,大家看到的是艺术墓地,规模效益上在全国也是数一数二。送给亲人,就是送亲人来天堂,留给自己,也是留下梦想;而且市场投资前景广阔,外国人都来这里投资,香港百万富翁李嘉诚也买了这里墓地……立即有人打断她的话头,问是哪一个?紫眉毛停顿,白了她一眼,说,这是隐私,我们要为客户保密!

老葛一步不落地向叶如棠介绍,形形色色的墓地款式,说着广告词:皇家园林,青山绿水!为了你的灵魂寻找一个家园……完全满足你的需求,这边有植树葬、草皮葬、鲜花葬,那边有地宫式、复式、楼房式、四合院式,他指着一个小四合院,不无羡慕地说:“如果不是空前,也就一定是绝后、绝版的豪墓了!”转着转着,老葛让她再看那里——天哪,装修豪华贴着瓷砖,怎么看像个公共厕所,约有3层楼高,据说是个省里厅级干部的墓地,这是极品墓,他说。

每到一款福座,他还不忘价位的今昔对比,拿出照片,用事实说话,以凸现增值潜力。墓地有极品和普通品位区别,价格也是从数千元到10万元不等。一期塔葬墓地,刚推出时,只有4000元,现在已经涨到6500,你现在要买的话,还没有。只能从一期客户手里买,我那一期都赚钱了!所以,今天老葛鼎力向叶如棠推荐二期或者三期艺术墓、树葬墓,那才是你们知识分子喜欢的品位。树葬墓清明推出是6000,到了7月就涨到7500,等待重阳节,差不多每位得再涨2000。

叶如棠听得瞠目结舌。

老葛还说,真的,现在价位离物价局核定的最高限价5万元,还有很多利润空间哪。他又悄悄告诉叶如棠,这两年墓地的销售高达3000万,今年完成个4000万不成问题。像我这样买几个穴位的人太多了,这里还实行会员制,买双穴位以上可以成为会员。

叶如棠问会员价什么待遇?

老葛郑重其事道:“买墓地都有正式发票,管理发票,怎么开随便,有的人能报销,公墓证,那是盖红色公章的哦。”

“这算什么待遇?没用。”

“哦,你别急呀,会员价,最重要的是你从此就没后顾之忧了,他们负责代客祭扫,代客办理佛事,代客送鲜花,代客租摆鲜花,老墓维修,装修,一条龙服务!”

“啥事人家都代客了,要亲人干吗?”

“不是还有没亲人的?再说,有的孤寡老人、儿女不孝的、总而言之,人死了之后不寂寞的,依旧服务到底30年,按照合同人性化服务!”

这一句很要命,一针扎到了叶如棠的心口的穴位上,咯噔一声裂响。

见她沉思不说话,老葛又道:“他们还代客请风水先生,很灵光的。”

“风水先生就免了吧,我是唯物主义。”叶如棠忙道。她又问,“买了之后,可以转手吗?”

当然可以,殡葬业虽是冷门产业,可是暴利呀,是后朝阳产业。土地资源是有限的,人的生命是有限的,每个人早晚都得要块墓地,入土为安嘛,先买的要是都买完了,后来的只能从先买的客户手里买,先买的客户那价位再高,后买的人也认。再说,我也可以帮助你联系买家,还有,你买了两年之后假如担心出不了手,公司原价退款。

老葛说得口干舌燥,拿出余份的“用户指南”手指戳着一条,道:“更名,你看这一款,客户假如出国,迁居等客观原因需要更名,可到销售总部办理更名过户手续。”

叶如棠点头领悟道:“跟买房一样的啊。”

老葛长长吁了口气,你可听明白了。

那边,同车来的人,不少都动心了,一溜小跑跟着紫眉毛,到临时销售处去挑选各类福座。老太也蠢蠢欲动,举起眼镜看墙上挂的巨幅天堂桥陵园二期施工图。上面密密匝匝插小旗,标各种墓地的编码。沙盘演示五颜六色,好像一座即将等待勇士血战冲锋争夺的山头。紫眉毛声音都哆嗦了,帮客户挑选,还很甜甜地一口一个叫着老妈妈,老爸爸,向客户保证,每个艺术墓地所占面积不少于2平方米,(塔葬不算),公摊面积不少于4平方米。

叶如棠也插言:“不对啊,安葬骨灰的单人和双人穴位占地面积不得超过一平米?”她干什么都叫劲,昨天晚上回家,拿着那份老葛给的《殡葬管理办法》是仔细读过的。

紫眉毛狠剜了她一眼,转换亲切面孔答道:“我强调的是艺术墓地,艺术懂嘛,对任何新事物政策都是有灵活性的,对不对?”

戴“三峡情”旅游帽老太预付钱款,拿到一张编码“53710”,念了几遍不放心又问,我们买了是施工图上的号码,你们承诺的面积哪能保证?紫眉毛拍拍她,她又晃动一张合同说,放心吧,老妈妈,你旁边这号码就是一位著名宫廷演员买的,龙凤穴,她和大首长上头关系不一般。而后,又掏出了一张眼熟的明星照片,晃了晃,让人看不清楚,但是有联想的那个丰富意思。

//

---------------

姨妈的后现代生活22(3)

---------------

叶如棠基本上被老葛说服,并了解到墓地价格变动频繁,几乎一月一价,她也有了急迫投资意向,眼下只恨自己口袋里的钱太少。也就是说,假如她手头宽裕,当即就恨不得是十来个穴位拿下。现在,她还是对老葛这样委婉答复,我女儿在洛杉矶,我回去打电话,和她商量商量再定。

自打叶如棠实地一看,更加关注了墓地,她那长久沉默的电话就整天叽里呱啦响不停。女儿没来电话,全是老葛、老潘。

//

章节目录

姨妈的后现代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燕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燕燕并收藏姨妈的后现代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