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担心了,及早治疗,可以痊愈。\"

\"是什么症?\"

\"不肯定,我并非专科医生,需请教小赵。\"

欧阳恻然。

\"当事人毋须工作,又有人服侍,小病不碍事。\"

\"她从前是个最最健康勇敢的女子。\"

医生无言,隔一会儿才说:\"人人病发之前都十分正常。\"

过一会儿,赵医生来了。

欧阳十分纳罕,这些女西医,如何一个比一个年轻漂亮。

她听过病况,微微笑,\"我想我会推荐心理科陆医生。\"

\"不用做脑素描?\"

\"当然可以处理,但我看是心理问题。\"

欧阳问:\"陆医生可否到这里来?\"

\"应无困难,但是病人有时出去走走,有益无害。\"

\"我怕唐小姐不肯去。\"

两位医生点点头,\"我与小陆商量一下。\"

当晚,清流发起高烧。

殷医生非常谨慎诊治,最后为安全计,决定把病人送往医院。

清流并不反对。

殷医生轻轻说:\"我是你医生,我会照顾你。\"

清流坦然微笑,\"我不害怕,或许,即将可以见到母亲了。\"

殷医生无言。

万幸病情隔一日便稳定下来。

陆医生已经来过,与她谈了几句。

清流像是很喜欢与陆医生倾谈,她这样同欧阳说:\"医生漂亮沉着,真是难得,十分智能,又有耐性,每日与她谈上一小时,非常开心。\"

能够这样清晰地分析医生性格,可见思路还算分明。

天天到心理医生处,变成她的主要节目。

渐渐陆医生把话题引入正路。

她轻描淡写地说:\"我接到消息,余求深已经辞世了。\"

清流猛地抬起头,\"谁说的?\"

她本来躺在皮沙发上听音乐,此刻反应激烈。

陆医生警惕,仍然很镇定地说:\"他妻子叫人通知你,并且把用剩的款项还给你。\"

清流霍地坐起来,大声斥责道:\"我根本不知道你说些什么,我与余求深不过暂时失去联络而已,迟早会找到他。\"

陆医生取出一张文件,递给清流。

\"这是什么?\"

\"余求深的死亡证明书。\"

清流一手扫开,拒绝接受,\"你们弄错了。\"

\"不,清流——\"

\"医生,你怎么糊涂了,难为我还一直欣赏你,我想,以后我再也不必到你诊所来。\"

她一骨碌起来,取过外套手套就走。

陆医生连忙追出去,清流已经走进电梯。

看护急急致电司机,司机跑到大厦褛下,刚刚看到清流出来。

只见她怒气冲冲毫无目的地向前走,司机只得默默跟在她身后。

半晌,见她站停在橱窗前,才敢上向说:\"唐小姐,我们先回家去吧。\"

唐清流居然没有反对,听话地跟司机返回寓所。

从此以后,她不肯到任何心理医生的*所。

每月见到欧阳,听完财务报告,就追问:\"有无求深的消息?\"

欧阳默然。

清流生气,\"都不知你怎么办的事,再给你一个月时间,迟些我自己动手。\"

欧阳只得去请教陆医生。

\"为什么一定要寻找余求深?\"

陆医生微笑,\"余求深不过代表她一心一意追求的一些东西。\"

\"那又是什么,她现在不是什么都有了吗?\"

\"或者是爱情。\"

欧阳不以为然,\"咄。\"

\"或是一点点她向往的,但从未得到过的柔情蜜意。\"

\"陆医生,那余求深是一个——\"

\"那不重要,我也是女人,我可以了解。\"

\"唐清流必须从死胡同里走出来。\"

陆医生哑然失笑,\"也许,你口中的死胡同正是她的避难所,正如你说,她现在什么都有了,不必担心。\"

\"可是,人家会说她有精神病。\"

\"欧阳律师,普通人才患精神病,富人或有才华的人只不过是有怪癖。\"

欧阳摊摊手,\"你都这样说,我还有什么办法。\"

会议解散。

一日,唐清流万分火急传他去见面。

这个时候,欧阳已经习惯她的习性,而且也不再介意,因为她对他绝对信任,而且,她那种小女孩般的倚赖,使他感动。

她在门口等他。

\"欧阳欧阳,快进来。\"

精神恢复了,体态半惬,比往日更加漂亮,她又喜欢穿净色简单的服饰,看上去清丽脱俗。

况且,又有身家,觊觎这可人儿的异性还会少吗,可是,她一直维持清教徒似的生活。

清流熟络地把手臂套进欧阳的臂弯。

她语出惊人:\"我知道求深在何处了。\"

欧阳看着她。

啊,尚未醒觉,他不禁一阵心酸。

嘴巴却不得不敷衍道:\"是吗,在什么地方?\"

\"我们应该早就猜到。\"

欧阳温和地说:\"你告诉我。\"

\"当然是在不羁的风上呀,他最喜欢那只船。\"

\"对,我怎幺没想到。\"

\"欧阳,我们马上买船票。\"

\"我哪里走得开。\"

\"嗳你这个人最扫兴。\"

欧阳只得赔笑,\"现在是秋季,不羁的风,应读走加勒比线。\"

\"求深最喜晒太阳,他说,男人最佳化妆便是金棕色皮肤。\"

是吗,那不学无术,靠女人吃饭的软脚蟹曾经那样说过吗,有什么值得唐清流津津乐道?他实在想不透。

\"你如果想旅行的话,我叫碧玉陪你上船。\"

\"好极了,我要住那种两房两厅的大单位。\"

\"我去看,这样急还有没有。\"

\"欧阳最有办法。\"

欧阳不为所动,轻轻说:\"我怕你会失望。\"

\"嘿,我收到可靠消息,余求深的确在不羁的风上。\"

清流还故作神秘,欧阳暗暗好笑。

\"那,尽管去看看吧。\"

欧阳替清流订好船舱,把这件事告诉陆医生。

陆医生不语。

\"她怎么可能找到那人,那人已不在世上。\"

陆医生笑,\"我的看法与你相反。\"

\"什么?\"

\"她要追求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她的理想,如果她愿意,一定找得到。\"

欧阳呆半晌,终于也明白了。

他忽然轻轻问:\"一个女子,长得像你那样冰雪聪明,是否一种包袱?\"

陆医生收敛了笑容,略为欷虚,\"所以,我打算丫角终老。\"

\"那倒不必。\"

陆医生又笑,\"我是心理医生,我明白自己的心理状况,我一直希望有两个男伴,一名满足我肉体需要,另一名安慰我的心灵。\"

欧阳震惊,\"多么大胆的论调,唐清流比起你,还简单得多。\"

陆医生笑,\"所以,我才一直说,不用为唐清流担心。\"

\"医者可否自医?\"

\"不能自医。\"

欧阳讶异地说:\"那么,你承认有病。\"

\"人人都有病态。\"

欧阳否认,\"不,我挺正常。\"

\"欧阳律师,你利欲熏心而不自知。\"

欧阳变色,拂袖而去。

从此之后,他也没有再去见陆医生。

清流对于这次旅行十分兴奋。

管家替她收拾衣服,虽然阵仗不如刘太太,也足足三四只大箱子,一天换早午晚夜四套服装论,十多天下来也得换近百件衣裳。

清一色几乎都是乳白色衣服,这倒好,不用带太多鞋子。

欧阳说:\"高兴就好,一个人最要紧高兴。\"

想起陆医生对他的评价,郁郁不乐。

唐清流学着刘巽仪太太的排场,上船去了。

她更加年轻漂亮,因此,加十倍引人注意。

到了船上,她并没有四处寻人,她悠闲舒适地,正式度假。

一早吩咐厨房吃全素,不沾荤腥,不与人同桌,整箱某种牌子矿泉水也提前准备好,床单需一日换两次……

不像公主,也似颗明星。

船上人窃窃私语。

\"你看她什么年纪?\"

\"廿馀岁。\"

\"不止了吧。\"

\"莫非是矫形医生的杰作。\"

\"有人见过她游泳,身段的确只得廿岁出头。\"

\"那么年轻,财富何来,父亲是谁?\"

\"不知道。\"

\"后台是谁?\"

\"还没打听出来。\"即是肯定有其人。

\"那么神秘,可见不是正派人物。\"

嗤一声笑,\"那自然,名种马连外公外婆,祖父祖母的名字都数得出来。\"

\"还有,毕业自哪间学校,读的是哪一科,兄弟姐妹干什么,对象是谁,全部一清二楚。\"

\"光是钱,有何用。\"

语气都很尖酸。

唐清流坐在甲板上,一句也听不到。

要令她听到她不愿意听到的声音,或是看到她不愿意看到的事,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

她的涵养忍耐功夫在这种时刻可以发挥至无限上纲。

背后必然有人说话,那是肯定的。

她不是不在乎,而且一点办法都没有,既然如此,不如放开怀抱,做她要做的事。

清流身边围满各种年纪的男士。

年纪大一点的觉得他们也有能力提供来历不明的资源,故不甘后人,中间一撮认为这位唐小姐成熟懂事,已过天真期却仍然保有青春乃最最动人,至于在她身边兜着转的年轻人,可分两批,一种纯想接近她音容,另一种,是想捞点油水。

是,每只邮船都是一个小小的社会。

因此每只船上都有余求深。

所以,刘巽仪太太喜欢船,唐清流也喜欢船。

尤其是这只不羁的风。

假期愉快极了,不像刘太太,清流可不必坐轮椅,她年轻力壮,随时可以跳舞到天明。

今晚请她到舞池的,是一名中印混血儿,皮肤黝黑,眼睛雪亮,跳起探戈来,得身应手,从舞池一头滑到另一头,不费吹灰之力。

他并非正经人。

\"你叫什么名字?\"

\"菲腊查宁。\"

\"不,你叫求深。\"

\"什么?\"

\"求深。\"

那菲腊是何等机伶的角色,即时耸耸肩,无所谓地答:\"是,求深。\"

可是清流随即改变了主意,她又说:\"不不,你不是求深。\"语气中有点失望。

那混血儿笑了,\"你立定心思没有?\"

清流终于说:\"你不是余求深。\"

菲腊说:\"好,我不是余求深,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余求深是什么人了吗?\"

清流仰起头,\"不管你事。\"

若是换了普通人,早觉得唐清流有神经病,可是菲腊却是司空见惯,继续跳舞,领着清流滑到舞池另一边去。

音乐停止,他斟酒给清流。

\"来,我带你去看月色。\"

他握着她的手,拖她走到甲板一个冷角落,\"看。\"

月亮如银盘般灿烂,他站在她身后,双手搭在她肩膀上,轻轻吻她耳朵。

清流闭上双眼,\"求深?\"

对方没有回答,柔软的嘴唇又接触到她后颈。

清流微笑,陶醉地说:\"求深,我们终于又再见面了,我一直盼望这一天。\"

菲腊听不懂中文,可是,他不需有语言天才,他抬起头,双臂抱住清流的腰身,下巴刚好扣在清流头顶,轻轻说:\"月色下你似一个仙子。\"

任何女子都喜欢在欣赏良辰美景之馀聆听这种甜言蜜语。

清流又说:\"今日,我们两人身份也已经不同。\"

\"唔。\"

\"有无考虑我的建议?\"

\"什么?\"

\"求深,让我们私奔到合里岛去居住。\"

清流兴奋地转过头来,在月色底下看清楚了与她温存的对象,只见他鼻高眼陷,虽然英俊,但根本不是余求深。

她呆呆地凝视他。

菲腊却会错了意,以为她想他吻她,于是双手轻轻捧起她的脸。

可是清流忙不迭推开他,受了惊似奔回船舱。

个多星期后她回到家里。

欧阳问她:\"旅途还愉快吗?\"

\"很高兴,美中不足的是,没有找到求深。\"

欧阳没想到她会承认找不到。

清流娇憨地叹口气,\"已经很接近了,差一点点,下次一定可以找到。\"

欧阳默然,这简直已经变为一个游戏了。

\"船上有无奇遇,说来听听。\"

\"有两个人向我求婚。\"

\"才两名?\"

\"我也有点失望。\"

欧阳笑,\"下次可能多几个。\"迟疑一下,才问:\"船上可见到任天生君?\"

清流却反问:\"谁是任天生?\"

隔了良久,欧阳说:\"下次,该环游世界了。\"

\"是否从伦敦开始?\"

\"不,自纽约一直往南驶,经巴拿马运河,往里奥热内卢。\"

清流拍手,\"我从未去过南美,好极了。\"

\"就这幺办,我帮你去订房间。\"

碧玉在一旁听见,笑问:\"那盏收拾多少衣服?\"

\"非多带一个人不可。\"

那种非常肯定地把小事当大事的神情,像是一个人:刘巽仪太太。

清流伸一个懒腰,\"倦了。\"

欧阳立刻识趣,\"我先告辞。\"

他离开的时候,把大门轻轻掩好,他知道,从此之后,唐清流的世界,只有这么一点点大。

——十年后——

几个年轻人一上船就互相交换国籍姓名住址熟络得不得了,又约在一起用膳耍乐,把家长撇下。

其中苏玉心与杨兴亮尤其一见如故。

苏这样自我介绍:\"父亲是来自香港的上海人,母亲是马来西亚华侨,我今年廿一岁,大学刚毕业,假期完毕,马上要找工作。\"

杨兴亮说:\"我是加拿大土生儿,家人刚由多伦多搬到温哥华,在大学读土木工程,比你大一岁。\"

\"第一次乘船?\"

\"多次了,一年一度,陪父母。\"

\"我也是。\"

\"人一到中年,不喜探险,只图舒适。\"

\"也不能怪他们,已经辛劳了大半生。\"

苏玉心笑,\"家父老说,一想起过去几十年的挣扎,不寒而栗。\"

杨兴亮很喜欢这个短发圆脸的女孩子,有意发展感情,谁晓得呢,也许将来可以告诉孙儿:\"知道我在何处认识祖母吗,是在一只船上。\"

\"你们住在几号房?\"

\"九o三二。\"

杨兴亮了如指掌地说:

\"啊,那是一房一厅,我们住八二三五。\"

苏玉心笑,\"过得去啦,最豪华是一字头房,只得四间,那才是真宽敞。\"

\"你参观过没有?\"

苏摇摇头,\"你呢?\"

\"我也没看过。\"

苏玉心改变话题:\"有无跑步的习惯?\"

\"风雨不改。\"

\"明早六时正在跑道见可好?\"

\"好极了,没想到你是同道中人。\"

\"中午一起吃饭好吗?\"

\"我同父母一起。\"

\"咖啡厅可以随便坐。\"

杨兴亮想到了好办法,\"我陪他们吃第一道菜便来陪你。\"

苏笑了,追求时期,男生愿意牺牲许多来迁就女生。

那天中午,他们多了一个话题。

两人手上都拿着一张考究的帖子,白色小小四折,深蓝色中英文字。

\"咦,一模一样,你也有。\"

请帖上写美:\"唐清流女士邀请阁下参加星期三晚十时香槟派对,地址一o三三舱房。\"

苏玉心笑,\"我打听过了,船上凡是十八岁至廿二岁的年轻人,都收到帖子,一共廿五个人。\"

杨兴亮讶异,\"多么奇怪,这位女士是什么人?\"

苏笑而不语。

\"你一定知道。\"

\"喂,别以为我是好事之徒。\"

\"好奇心人人都有,我也想知道。\"

\"那么,我说一说她的身世。\"

杨兴亮催她:\"快讲,别卖关子。\"

苏女压低声音,\"她自幼是个养女,十分得宠,养父把大笔财产留给她,结果令养母郁郁而终。\"

讲完之后,非常讶异,原来说人是非有这样大的满足感,怪不得无分身份贵贱,人人好此不疲。

\"可靠?\"

\"我也是听人家说的。\"

\"这唐女士多大年纪?\"

\"现在怕有四五十岁了。\"

\"原来已经上了年纪。\"

\"他们说她更加不甘寂寞。\"

杨兴亮笑笑,\"传说归传说,要见到真人才知分晓。\"

年轻的苏玉心像是有点艳羡,\"那幺一大把年纪,还可以如此风骚,真不容易,听说她现在长期住在船上,很少上岸。\"

\"什么?\"

\"她以船为家,打通了一o三三及一o三五两间房,永恒度假。\"

\"哗,好不风流。\"

\"可是,日子久了,也会想家吧。\"

\"你不是说邮船已经是她的家了吗?\"

苏女困惑地说:\"那么,丈夫呢,孩子呢?\"

杨兴亮说:\"真想见见这位唐女士。\"

\"我也是。\"

\"不是每天可以见到传奇人物。\"

杨兴亮看着新女伴,这女孩活泼刁钻,正是他喜欢的类型,可是过了廿五岁就需好好控制,如不,今日那值得原谅的好奇心将来演变成长舌多事可糟糕了。

这时,杨兴亮才明白为什么华人如此重视女子性格中的娴与静。

在今日世界里,要寻找这样的质素,也许会独身到老。

他笑了。

\"你笑什么?\"

\"将来才告诉你。\"

\"男人总有事瞄住女人。\"

杨兴亮打趣她:\"你仿佛对男性心理甚有研究。\"

这自然不是赞美,可是苏女又不方便在现阶段恼怒或是发脾气。

来日方长,逮住了他之后,才慢慢炮制他。

她也微微笑。

星期三下午,船上的年轻人已经兴奋地议论纷纷。

\"据说今晚会喝最好的克鲁格香槟。

\"香槟不是以唐柏利侬为首吗?\"

\"乡下人。\"

\"船长说,我们每人会收到一份礼物。\"

\"一盒巧克力?\"

\"当然不是。\"

\"是名贵礼物?\"

\"总而言之,你会珍藏。\"

\"这可说是我们的奇遇。\"

\"我情愿是艳遇。\"

\"哈哈哈哈哈。\"

女孩子们都打算打扮得花姿招展,男生也自然会修饰一番,这是看人,与被看的最佳机会。

真巧,杨兴亮母亲忽然觉得不舒服,他十分关怀,坚持陪母亲看完医生才去赴宴。

他事先关照苏玉心。

苏玉心表面上不做出来,\"那我先去,等你来。\"心中嘀咕:很少孝顺儿子会是好男伴。

\"抱歉。\"

苏女觉得扫兴,叫她一个人进场,那多没面子,这小杨不算识趣。

看完医生,又安顿母亲睡好,杨兴亮才到一o三三房去。

在门外已经听见隐约人声与乐声。

他敲敲门,有人把门打开,他递上请帖。

他肯定是最迟到的一个。

大家已经在喝酒谈天,气氛愉快。

船舱竟大得令他诧异,简直与一般大厦顶楼豪华住宅单位没有分别!落地玻璃外是岸l灯火,此刻,船正停泊在日本横滨。

杨兴亮的目光没有立刻去寻找苏玉心。

他一眼看到女主人。

她正与几个男生聊天,穿著黑色长裙子,笑容满面。

身段维持得很好,化粒淡雅,意料之外地平易近人。

杨兴亮略觉失望。

噫,如此平凡,十分正常,可见传诅是传说,真人归真人。

想象中,唐女士应该长得像蛛蜘精,即使年华逝去,也该有一双勾魂摄魄的眼睛才是。

他嘘出一口气,自侍者手上取过一杯香槟,喝净。

这时,他见到苏玉心了,她跟一堆朋友在学最新舞步,一二三四,二二三四,非常起劲,没有看到他。

杨兴亮不想参加那一堆人,走到另外一个角落。

他索性到露台去看星。

走到露台,才发觉可通向书房。

他犹疑一下,那是私人地带,不方便进去,可是随即发觉房中有微弱亮光。

已经有人在里头,谁?

他走近。

只看到一个背影。

一个妙龄女子坐在书房内,全神贯注对牢电脑荧幕正与人通讯。

那女子穿着肉色细网织钉亮片晚服,远看像是没有穿什么似,一个背影已经叫人心跳。

随着手臂移动,亮片一闪一闪,似美人鱼身上的鳞。

长发束在头顶,唯一首饰是一顶小小钻冠。

她赤脚,同色缎鞋踢在一角。

这是谁?

杨兴亮心目中的女神正该是如此模样。

年轻的他忽然倾心,不能自己。

心突突跳起来,噫,倘若她转过头来,四方脸、小眼睛,又该怎么办?

他说,不,不,那样的身型,一定也拥有标致五官,上帝造人,由来是偏心到不能再偏心。

他一动不动站在门口良久。

偷看美人,无论如何不觉得累。

奇怪,在船上好几天了,怎么没见过她。

也许她爱静,竟日躲在船舱里。

杨兴亮笑起来,可能吗?

天公不造美,忽然下起雨来。

露台有一半露天,他刚刚站在那一边,左肩很快淋湿。

他把握机会,轻轻咳嗽一声。

那女子察觉有人,放下手上工夫,轻轻转过头来。

杨兴亮吸进一口气,屏息看着她。

那女子的眼睛!

它们像明星似在黑暗中宝光流动。

杨兴亮感动得鼻子发酸,这才堪称是真正的美女呀。

她也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半晌,她先微微一笑,神情妩媚。

杨兴亮又咳嗽一声。

她站起来,他才看清楚地全身。

他不明白怎么一直好象有一种光跟住她似,她是否地球上的生物?

她坐到沙发上去,拍拍左边的位子,示意他过去。

年轻、貌美、动人,她是谁?

杨兴亮除下外套,像个听话的小学生,乖乖坐到她身边。

他心甘情愿,毫无怨言。

将来,即使她有更复杂的要求,他也会持同样态度。

奇怪,有些女子就有这个本事。

他轻轻自我介绍,\"我也是今晚的客人。\"

对方又笑了,斟一杯酒给他。

杨兴亮看到电脑荧幕不住闪烁,过去一查,只见与她对话那人不住询问:\"别走开,快回来,告诉我该怎么办\"。

杨兴亮忽然有点妒忌,没有征求任何人同意,伸手一按钮,关上电脑。

\"喂你。\"

她终于开口了。

声音温柔动听。

年轻的杨兴亮忽然冲动的说:\"我想认识你,把你的事全告诉我。\"

她有点讶异,不过并不怪他无礼。

正在这个时候,有人轻轻敲门,接着,书房门推开,杨兴亮看到刚才主持大局的唐女士一脸笑容探身进来,\"可需要些什么?\"

杨兴亮连忙回答:\"你太客气了。\"

唐女士这才发现他,不禁意外。

杨兴亮接着说:\"唐小姐,能够做你的客人,十分荣幸。\"

那位唐女士恍然大悟,笑道:\"你误会了,我不是唐小姐,我是管家碧玉。\"

杨兴亮一愣,连忙说:\"对不起,对不起。\"

碧玉一伸手,\"你怎么不知道,这才是唐清流小姐。\"

杨兴亮霍地转过头来,瞠目结舌地看着那神秘女子。

什么四五十岁,为人阴险,并吞养母财产……全部嚼舌根。

由此可知,传言是多么不可靠。

只听得唐清流说:\"碧玉,劳烦你叫人拿多瓶酒进来。\"

\"是。\"碧玉退出去。

唐清流转过头来,看住杨兴亮,\"你在说——?\"

杨兴亮完全遭到迷惑,呆呆地看着她。

\"音乐多好,来,求深,来跳舞。\"

她叫他什么?

他并没有理会,轻轻拥她在怀里,随音乐起舞。

\"求深,你怎么到现在才来,我一直等你。\"

她柔软的嘴唇几乎碰到他耳朵。

那轻微麻痒的感觉一路传遍他全身,他忘记时间,忘记身份。

外头客厅,宴会将散,碧玉正在派送礼物给每一位客人。

有人忙不迭将礼盒拆开来看,\"啊,是一枚金币。\"

碧玉想,股市近三年来节节上升,涨了一倍有馀,再阔绰也难不倒唐小姐。

客人都散得七七八八,却独独有一个女孩子还没走,颓然坐在钢琴旁。

碧玉走过去,\"有什么事吗?\"

她叹口气,\"我在等人。\"

\"可是,大家都已经回去了。\"

\"他嘱我在这里等他。\"

\"他是谁?\"

\"他叫杨兴亮。\"那女孩正是苏玉心。

碧玉立刻笑了,\"不要再等了,回去吧。\"

苏玉心问:\"为什么?\"

\"叫你等的男子,要来无益,趁早回头。\"

苏玉心一想,果然如此,无奈、难受地低着头离去。

碧玉送走最后一个客人,啪一声关了灯。

只馀书房内,还有细细碎碎的音乐传出来。

章节目录

不羁的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亦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亦舒并收藏不羁的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