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宅门口。

大门口站着日本兵。香秀、冯六和一个抱着酒坛的仆人走上台阶,被日本兵伸出刺刀拦住,冯六忙又退下了台阶。

香秀冲着日本兵:\"我们是送饭的!\"

日本兵叫道:\"不能进去!\"

香秀耐心解释着:\"我是送饭的,给里边儿的人送饭卜…··要命!

他听不懂中国话吧,冯六过来!\"冯六又怯怯地上了台阶。香秀指指提盒,又比划吃饭动作:\"吃饭!吃饭!\"

日本兵怀疑地望着提盒,又看看香秀。香秀打开第~层食盒:\"看看!送饭菜,懂不懂?!\"日本兵低头看,脸都快碰到提盒了,香秀用力推了一把日本兵:\"嘿嘿嘿,别把哈拉子流进菜里!明白了吧!\"

香秀一挥手:\"进去了啊!\"日本兵愣愣地看着,倒也没有拦阻的意思。

冯六却仍看着日本兵不敢进。

香秀大叫:\"快拿进去!\"冯六和仆人小跑着进了大门。香秀对日本兵点了点头:\"谢谢啊!\"

百草厅公事房。

饭菜已经摆到了桌上。屋里的人都垂头丧气地靠边儿坐着,没一个人吃。敬业看了看大伙儿,忍不住坐到了桌旁:\"吃吧!我可真饿坏了。\"大家冷眼看着敬业,仍没有人动。

香秀拉了一下景琦,两人走进了里间屋。

敬业已大吃起来:\"怎么都不吃呀?这鱼不错,吃吧!\"

景琦、香秀在里屋悄悄嘀咕。景琦惊讶地抬头看着香秀:\"这是谁的主意?\"

香秀:\"您说行不行吧?\"

景琦:\"以后还得出麻烦,也没别的法子了。\"

香秀:\"走一步算一步,不能老关在这儿!\"景琦点点头,二人走出里屋。

景琦走出坐到饭桌前:\"吃吧吃吧,我看就按日本人说的办吧!\"

大家惊愕地望着景琦。

景琦:\"那么多先生伙计,家里都揭不开锅了,不开张哪儿行啊?!\"

敬业:\"怎么样?还是我对了吧,我压根儿就没关!\"

景琦把眼一瞪:\"糖醋鱼都堵不住你的嘴!\"敬业不说话了。

景怡:\"可咱们祖传的秘方不能交出去广景琦:\"国都亡了,还要那秘方有个屁用!\"

香秀把饭递景琦,景琦大吃起来:\"香秀,给大伙儿倒酒!\"香秀倒上酒,大家疑疑惑惑地陆续坐到桌边。

新宅上房院北屋厅。

景琦和田木两人坐在东偏厅,九红坐在一旁。景琦将一摞秘方交给田木:\"这是一百四十二张秘方。收好!咱们君子协定,我只是交给你保存,不能交给官方!\"

田木面呈喜色:\"七老爷有了这个举动,这就好向官方交代了,反正交到了日本人手里,他们决不会再追究。\"

九红:\"吃饭吧!\"景琦、田木站起来走向圆桌。

外厅,占元和田玉兰聊得火热,田玉兰\"咯咯\"笑着用拳头捶占元。

九红招呼着:\"别聊了,快过来吃饭!\"两人站起,占元仍说着什么。

桌边三人刚落座,九红便对田木道:\"你这个女儿越长越漂亮,十几了?\"

田木:\"十八,调皮得很,我一直想给他找个中国丈夫,能不能帮我留心一下?\"

九红爽快地:\"行,这事儿你交给我吧!\"

景琦迅速地瞪了一眼九红。九红一愣,忙掩饰地回头叫道:\"你们俩聊起没完了,快来吃饭!\"

占元、玉兰嘻嘻哈哈走过来。景琦道:\"聊什么呢,这么可乐?\"

玉兰:\"占元说你们宫里的太监都没有……都……净胡说,他说你们原来的管家王喜光就是那样的!\"

九红:\"哎呀!占元,说点儿正经的好不好?\"两人低头笑着。

田木:\"王喜光叫七老爷当会长的事儿怎么样了?\"

景琦:\"我不当!王喜光算什么东西?!\"

田木:\"我很同情七老爷,我也看不起汉奸!可硬顶不是个办法,最好是离开北平,躲一段时间再回来。\"

九红:\"这个主意好!去济南吧!我也十几年没回去了,我陪你去。\"

景琦:\"躲了初一躲不了十五!跑了和尚跑不了庙!\"

田木:\"权宜之计嘛!\"

景琦:\"再说吧广玉兰突然笑着将一口汤喷了。占元一旁坏笑着。

田木板起脸:\"玉兰!像什么样子!\"

玉兰指着占元:\"爸,你不说他还说我,他又胡说!\"

占元坏笑着:\"真的真的!\"玉兰狠狠捶着占元。

景琦、九红、田木三人各怀心事地看着两个年轻人。

新宅上房院北屋东里间。夜。

\"香秀!\"景琦叫了一声,走到床边坐下,香秀正在铺床,扭过脸儿:\"嗯?\"

景琦:\"我是得出去躲躲。\"

香秀没好气儿的:\"杨九红不是要陪你去济南吗?你去呀!\"

景琦:\"我不去济南。\"

香秀推着景琦:\"哎呀!起来起来,铺被窝儿呢!\"

景琦:\"我到你家里躲躲吧?!\"

\"去我家?\"香秀一愣,又低头铺床,\"老爷开恩吧,我们家庙小,容不下您这么大的佛。\"

景琦瞪着香秀:\"我偏去!\"

香秀:\"你们白家上百口子人,哪家儿不能躲?出了事都往后捎!\"

景琦:\"我哪也不去,就认准了你们家了,行不行吧?\"

香秀:\"不行!我还告诉你,我要告辞了。\"

景琦:\"告辞是什么意思?\"

香秀:\"这意思就是我得走了,离开白家,从此两分手!\"

景琦大惊:\"你怎么想起来要走,谁得罪你了?\"

香秀:\"谁也没得罪我。我本来就是老太太买来抱狗的,老太太一去世,当时我就该走的。我都二十八了,总不能老死在你们白家!\"

景琦:\"你本来就是买来的,你就不能走!\"

香秀:\"我赎身!不就五百大洋吗!窑组儿还能赎身呢,我就该当一辈子丫头!\"

景琦不解地:\"你今儿怎么了?\"

香秀沉着脸:\"没怎么广景琦生气地:\"我不许你走!\"

香秀:\"我就走一个给你看!\"

景琦急了:\"我……\"

\"七老爷!该拉闸了!\"门外忽然传来听差的喊声。

景琦没好气儿地:\"知道了!喊什么!\"景琦瞪着香秀还想说什么,香秀不理他径自向外走去:\"走吧,拉闸去!\"

景琦忿忿地跟了出去。

厨房院。两个听差打着灯笼,景琦和香秀走出屏门。

景琦一肚子火儿地叫着:\"拉闸了--都他妈的睡觉!\"

厨房里忽然传来老妈子和厨子们的调笑吵闹声。

景琦站在门外大叫:\"几点了!还在那儿闹!一帮败家的玩艺儿!\"

俩听差吓得直看香秀,香秀也虎着脸。里面顿时没了声音。

景琦等走进过道,向垂花门走去。

头厅院。已经拉完闸,景琦往院里走,两个听差战战兢兢地跟着。景琦还在发脾气:\"没他妈一个好东西,都在那儿算计我,我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香秀已等在半路,忙跟在后面走,景琦也不看她。景琦一路发着邪火,听差吓得拿灯笼的手直发抖。

景琦大叫:\"小心火烛!--小心他妈的火烛!\"香秀边走边偷偷笑。

景琦大吼:\"小心火烛!--小心个屁!全他妈烧光了才好呐!\"

香秀在后面捂住嘴不住地笑。

新宅上房院。

清晨。院内仆人们扫地的,倒水的,提壶的,端盆儿的,忙而不乱,声音很小。

莲心端着脸盆儿拦住景琦:\"老爷上哪儿啊?还没洗脸呢!\"

景琦粗暴地:\"去去去!趁我还活着,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都给我走人!\"

景琦推开莲心走去。莲心莫名其妙地望着。

香秀匆匆跑进了屏门,与景琦走了个对头:\"哟,老爷子一大早儿上哪儿?\"

景琦:\"上哪儿?我能上哪儿?!哪儿都不要我!我他妈找日本鬼子挨枪子儿去!\"

香秀\"咯咯\"笑道:\"行了,老爷子!还生气呐?\"

景琦:\"我生气,我敢生气吗?谁拿我当人呐?!\"

\"行啦--走!\"香秀拉景琦走。

景琦没动窝儿:\"干什么?上哪儿去?我一个人儿活得挺自在,哪儿也不去!\"

香秀:\"别打坠咯噜儿啦,车都备好了!\"香秀拉住景琦走出屏门。

景琦跟着香秀出屏门下了台阶,景琦边走边道:\"谁叫你备车了?\"

香秀:\"您昨儿晚上不是吩咐上我家去吗!\"

景琦:\"哎哟,别吓着我!您那儿庙小,容得下我这么大的佛吗?!\"

香秀笑嘻嘻地:\"庙不在小,有佛则灵!走吧--\"景琦故作不情愿地被香秀拉着走。

香秀拉着景琦出了垂花门,下台阶进了二厅院。

景琦故意发着牢骚:\"哼--哈--我去济南府!哈--叫人给我脸子看,凭什么呀--我去济南府--啊?--\"

马立秋家。

景琦、马立秋、古先生、玉婷在打麻将。景琦要抓牌,在身后的香秀使劲扒拉他的手:\"吃了吃了!\"

景琦:\"不能吃!\"

香秀不由分说:\"哎呀,吃了,打这个,三万!\"

古先生一推牌:\"和了!边三万!\"

马立秋抬头瞅了香秀一眼:\"你又不懂,别瞎捣乱!去厨房看看水开了没有?!\"

香秀直起身:\"自己不会打,还说别人!\"香秀嘀咕着向门外走去。

玉婷看着走出去的香秀,又回头看景琦,手里洗着牌:\"七哥!我看香秀不错,收了房吧?\"

马立秋、古先生都是一愣。

景琦:\"说得好!孤正有此意!\"

玉婷问马立秋:\"老太太!行不行啊?\"

马立秋:\"不行不行!给老爷当个丫头已经是福分了,哪儿还敢往上高攀!\"

玉婷:\"你先说乐意不乐意吧?\"

马立秋:\"不敢不敢!一个乡下丫头,又不懂事儿,饶了儿净惹老爷生气!\"

玉婷:\"老爷都发了话了,你还怕什么?\"

马立秋惶恐地望着景琦。景琦道:\"老太太赏个面子吧!\"

马立秋惊喜而又胆怯地:\"那敢情好啊!\"

玉婷:\"得,定了!我做媒,我张罗!\"

古先生看着三人:\"给各位道喜了,这杯喜酒我可喝上了!\"

景琦:\"玉婷,这喜事儿我可全交给你了!\"

马立秋家北屋外屋。

香秀躺在床上,两眼望着顶棚,两手垫在头下。景琦推门而进,慢慢走到床前,坐到了床沿儿上。香秀一动不动,也不看景琦。

景琦:\"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跟我说说行不行?\"

香秀:\"说也没用!\"

景琦:\"怎么会没用?只要你说出来,我一定做得到!\"

香秀一下子坐了起来:\"这是你说的?!\"

景琦:\"我刚说完!\"

香秀:\"好!那我问问你,你还记得槐花是怎么死的?\"

景琦:\"说这干什么,是我不好,我不该打了她!\"

香秀忿忿地:\"是杨九红逼死的!给你做姨奶奶?受杨九红那窑姐儿的气?我宁可回家种地!\"

景琦大出意料,一下子明白了,惊奇地望着香秀。香秀咄咄逼人地望着景琦。

景琦:\"难道说,你还想当太太不成?\"

香秀:\"怎么不行?要当就当太太!绝不做小!\"

景琦傻了,皱巴着脸直挠头皮。香秀冷笑道:\"怎么样,吓着了吧?刚才还说一定做到!\"

景琦:\"别这样,你出的题目太大,得容我想想!\"

香秀:\"想什么?想你的儿子都比我大了;想这门不当,户不对;想你是阔东家,我是穷要饭的;你是老爷,我是丫头;想你们祖宗的规矩;想你们……\"

景琦急了:\"你有完没完?我这儿一句话没说呢,你那儿倒说起来没完了!\"

香秀一仰身又躺到了床上,两手又垫到头下,望着天花板:\"算了吧,七老爷!别把你吓出个好歹来!趁早儿死了这条心……\"

景琦似乎根本没听,两眼望着别处寻思着。

香秀:\"我呀,还是在乡下种我的地,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他妈太太就太太!就这么定了!\"景价突然站起断然道。

香秀猛地又坐了起来,向前探过身,伸着头仔细观察着景琦:\"想好了,别后悔!\"

景琦回头看看:\"我七老爷没做过后悔的事儿!\"

香秀故意激将:\"多想想,白家的人可要叫你得罪光了,他们容得下这事儿?!你斗得过他们?!这个马蜂窝不是好捅的……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景琦冷笑地望着香秀:\"你这儿给我浇油儿点火?我想干的事,用不着浇油!我不想干的事儿,点火儿也没用!\"

新宅上房院北屋西里间。

九红正躺在床上抽大烟。景琦撩帘进来,随随便便地:\"嘿,跟你说个事儿,我要续弦娶位太太进门儿了啊!\"

九红立即放下烟枪坐了起来,怔怔地望着景琦。景琦笑了笑转身就走:\"等着喝喜酒吧!\"

九红知道是真的了:\"等等!就说这么一句就走了?\"

景琦回过身:\"你还想听什么?\"

九红:\"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

景琦:\"等你知道,黄花儿菜都凉了。\"

九红关注地:\"您要的是哪家的千金?\"

景琦漫不经心地:\"你见过,香秀!\"转身又要走。

九红大惊,一下子站了起来:\"站住!白景琦!你真做得出来呀?!你不是闹着玩儿吧?\"

景琦:\"我这儿办喜事儿忙得三孙子似的,有工夫跟你闹着玩儿?\"

九红走向景琦:\"爷爷!您都六十了,顾点儿面子好不好?!\"

景琦:\"你这儿劝我呢?!我这人不识劝,我不是来和你商量,就是来告诉你一声儿!\"

九红:\"我不是劝你,我都熬了这么多年了,没说过叫你把我扶正吧?凭什么她来了就当太太?\"

\"她怎么不能当太太?\"景琦坐到椅子上,盯着九红,准备舌战。

九红:\"她是丫头!\"

景琦:\"当了太太就不是丫头了!\"

\"你的孙子都快赶上她大了,香秀才二十几!\"九红走到景琦前。

景琦:\"对了,我娶个八十岁的,那不是媳妇儿,我管她叫妈!\"

九红:\"你这不强词夺理吗?你跟家里人都商量过了吗?\"

景琦:\"我娶媳妇跟他们商量什么?娶你的时候,我爹妈都不知道!\"

九红:\"你这是娶太太,不是娶姨太太!\"

敬业一掀帘子走了进来,看见景琦忙垂手侍立一旁:\"爸!姨奶奶找我?\"

九红连忙冲着敬业道:\"好极了,快给你爸爸道喜,你爸爸要续弦了。\"说着坐了下来。

敬业惊奇地:\"是吗?那真得给爸爸道喜了。\"

九红:\"你也不问问娶的是谁?\"

敬业充满好奇地:\"谁呀?\"

九红故意将景琦:\"七老爷说呀!\"

\"这有什么,好像不能说似的。香秀!\"景琦站了起来。

敬业着实地目瞪口呆了,张开嘴合不上。景琦走到敬业前轻轻拍着他后脑勺:\"怎么了?瘸儿子,吓傻了?以后见了香秀你得叫妈!\"

景琦转身走出了屋门。敬业仍傻愣愣地站着,九红站起身:\"听见了吗?你要开得了口叫她一声妈,我情愿叫她一声太太!\"

敬业:\"啊?……啊!我的妈哟!我这不是做梦吧?\"

九红:\"这不是咱们一个房头儿的事,去!把家里人都叫齐了。

这件事儿,绝不能叫他办成!\"

百草厅公事房。

景琦坐在沙发上,景怡不安地在屋里来回走动着。

景琦抬头看着景恰:\"大哥!你为什么难?我就是来请你喝杯喜酒。\"

景琦停住了脚步,探过身冲着景琦恳切地劝道:\"老七,你娶多少我都不反对,可这香秀,收个房算了!\"

景琦提高了话声:\"她怎么就不能当太太?\"

景怡低头来回走,似自言自语地:\"咱们白家向来讲究个门当户对,丫头收房的不少,可从来没有过填房当太太……\"

景琦耐着性子听着。

景怡:\"……族中一向没这个先例呀!\"

景琦:\"打我这儿起,这不就有了吗!什么规矩不是人定的,我怎么就不能开个先例,定个规矩?!\"

景怡哭笑不得:\"你,你,这么大事儿怎么像儿戏一样!你不是小孩子了,上上下下这么多人,你怎么交代?!\"

景琦:\"各人过各人的日子,我向他们交代得着吗?!\"

景怡颓然坐到沙发上:\"我这个大哥说了也没用,你知道人家怎么说你们二房?\"

景琦:\"怎么说?\"

景怡:\"说你们二房的人都有神经病,白玉婷到你都不正常!\"

景琦笑了:\"他们才有神经病呢!不正常的人看见我们这正常的,他总觉着别扭!\"

景怡惊愕地望着景琦,无言以对。

新宅。

后花园。小胡、冯六、黄立、金二、二头儿、老妈子头儿正在听玉婷吩咐布置。靠后山墙,一坛坛的绍兴黄酒摞得几乎和墙一般高。

玉婷指着下面的几排酒坛:\"这是四十几年的绍兴黄,要五十坛儿;还有五十坛儿,不超过十年的就行了。\"

小胡点着头:\"知道了。\"

玉婷等走到井边,玉婷指着井口:\"六十只鸡和鸭子煺净了以后,都要在这井水里拔一天一夜才能下厨。\"

冯六:\"明白!\"

玉婷:\"金二,正日子那天,把你的花儿全给我摆出来,给你雇四个工,到公中支钱。\"

金二:\"都备齐了。\"

玉婷边走边对黄立道:\"黄爷,这几天千万不能出事儿,十二点就上锁,没事儿的不许乱串!要人吗?\"

黄立:\"我一人儿行了。\"

玉婷:\"胡总管,七老爷高兴,谁也别出妖娥子,谁出了事儿把谁赶出去!\"

胡总管:\"放心吧,上上下下都等着领七老爷一份儿重赏呢!\"

上房院北屋厅。

门口两边站着各房的丫头。老妈子们端着菜出出进进,小胡在指挥着。

屋里坐满了人,九红、景怡、景双、是泗、敬功、敬业、敬堂、敬生、敬宾、敬谊、幼琼、月玲,没有一个人说话,紧张地等待着。莲心、红花等大丫头在帮着老妈子摆菜。大圆桌上杯盘都已摆好。

九红凑到景怡耳边:\"待会儿得您先说!\"

景怡:\"看看吧,看看再说!\"

敬业问敬功:\"佳莉在济南还好吗?\"

敬功:\"她现在学西医呢,快毕业了。\"

东里间门口有了响动,大家都转头望去。景琦和三老太爷颖宇走了出来。

颖宇:\"老七,我要喝你那四十年的老绍兴黄!\"

景琦:\"您敞开儿喝!管够!……怎么着?堂会上您还能来一出吗?\"

颖宇:\"你看那面黑洞洞!嘿嘿,不行了,老胳膊老腿儿了,看你的!\"

敬功站了起来:\"爸!三爷爷!\"

景琦:\"你什么时候来的?\"

敬功:\"今儿刚到。本来听说爸爸要去济南呢!\"

景琦:\"改了主意了。你来办什么事儿?\"

敬功:\"听说爸爸要娶香秀,急着忙着赶来了。\"

景琦:\"等着喝喜酒吧!\"

敬功:\"爸爸!这事儿还是再商量商量!\"

景琦一下子翻了脸:\"商量什么?我就知道你肚里没揣着好屁!

这些年家里出了那么多大事儿,你也没说回来看看……\"

敬功一下子愣住了,局促不安地望着景琦。

景搞:\"听说我娶媳妇儿你颠儿颠儿跑回来啦,你小子在济南又娶了两房姨太太,别以为我不知道!趁早儿买火车票给我滚回去!

胡总管,给他买票去!\"

敬功吓得忙低下了头。颖宇开心地看着。

胡总管忙应着:\"是!\"大家都愣了,没一个人敢插嘴。

颖宇见气氛不对:\"老七,你们吃吧,我走了。\"

九红忙站起来上前:\"三叔,您不能走!\"

颖宇向门口边走边推辞:\"对不住,我这两天闹肚子,昨儿贪凉,多吃了两碗冰酪。\"

九红:\"这事儿还没说呢!\"

颖宇突然捂起肚子:\"哎哟,不行!说来就来,我对不住了啊!\"颖宇向外疾走,俩丫头扶着去了。

九红又气又急:\"哎,三叔……\"

景琦走向圆桌:\"甭叫三叔,他比你们精!怎么着?今儿来得够齐的,怎么这么巧都走到一块儿了?\"

景双:\"听说你要办喜事儿,我们……\"

\"没错儿!都来了好,省得我一个一个去请了,到时候都来喝喜酒,今儿就算都说到了啊,来吧!先吃饭。\"景琦坐下了。

一桌的人没有一个人动,大家的视线,不约而同转向了景怡。景怡只好开口:\"老七,我还是那句话,收房可以,续弦不宜!\"话音一落,顿时人们像开了闸一样议论起来:\"是啊是啊,收个房算啦!\"\"咱们白家向来没这规矩!\"\"哪怕先收了房过几年再扶正呢!\"\"大宅门儿里讲究的是个门当户对!\"\"这要是老太太在世,恐怕……\"

景琦不耐烦了,拍打着桌子:\"怎么啦,怎么啦嘿!十家都不说了。\"是你们娶媳妇儿还是我娶媳妇儿?\"他威严地扫视着众人。

在座的人无一敢与景琦对视,都躲着他的目光。

\"我自己的事儿,你们瞎操什么心?!我娶个媳妇儿跟捅了你们的心肝儿肺似的!\"

大家又都不说话了,视线又都集中到景怡身上。景怡也有些发怵,婉言说道:\"老七,话不能这么说,大伙儿也是为了你好。\"

一下子又像开了锅,纷纷劝阻:\"是呀,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吗!\"

\"为咱们白家想,你也不能这么做!\"\"这事儿传出去叫人笑话!\"\"不是为了宅门儿的名声,谁也不管这破事儿!\"\"什么事儿也越不过个理字!\"\"办事总要前思后想,不能由着性子来!\"……

景琦终于忍无可忍,站起、回身、从条案的架子上拿下鬼头刀,噌地拔了出来。顿时全屋一片死寂,都紧张地看着他。\景琦大叫:\"白家门里,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男男女女,大大小小,归了包堆,全他妈混账王八蛋!\"突然举刀狠狠向圆桌上劈去,\"哐\"!桌上的汤菜乱蹦乱流,碟碗碎了一片,黑漆桌面裂了个大口子。

景琦持刀走到敬业、敬功面前用刀尖指点着:\"谁敢再胡说八道,就照着我这口刀说话!\"

敬业吓得扑通跪到了地上,敬功也忙跪下了。

景琦回头,用刀横扫着众人:\"啊?--\"凶狠地望着所有的人。

敬字辈儿的全跪下了,丫头仆人们一下子跪了一片。

景怡吓呆了,九红忙低下了头。

景琦举刀大吼:\"七老爷要娶媳妇儿啦!\"

新宅。

大门口。喜乐高奏,大门口披红挂花,双喜字迎门,鲜花怒放,迎亲的花轿执事堆在门口,仆人们喜气洋洋,往外抢嫁妆。

上房院北屋。景琦和玉婷从屋里走出,刚到门口,小胡迎了上来:\"该动身了,全都齐了。\"景琦扫视一下院内,皱起了眉头。

西厢房上着锁,南屋上着领。

景琦回头看看西里间,西里间也上着锁。

景琦问道:\"各屋的人呢?\"

小胡:\"一拨儿一拨儿的全走光了。\"

景琦:\"哈!躲了!\"

小胡:\"姨奶奶昨儿晚上出去就没回来!\"

玉婷:\"这倒清静!\"

景琦:\"好,走了好!本家儿的一个都不来,挺好!省得碍眼,惹得我心里不痛快!走!\"

三个人下台阶往外走时,玉婷道:\"七哥!佩服!为了一个丫头,家都不要了!\"

景琦:\"我自个儿活得自在就行了,这家是我一个人儿的家!\"

大门口。玉婷上了迎亲太太的轿子。景琦一身新郎打扮,上了一辆新式马车。

吹鼓手,八抬大轿,全套执事,开道锣,朝天授,旗罗华盖,迎亲的队伍出发了。喜乐大作。

马立秋家。

门口挂着红,陪嫁的东西摆了有二三十米长。朱伏正在张罗:\"都听着听着,迎亲的快到了,先把这陪嫁东西往边儿上靠靠,自己守着自己那一摊儿,不许乱跑!\"

北屋。新娘打扮的香秀还在照镜梳妆,雍容华贵,段大兰和两个丫头将香秀扶起穿衣。马立秋在一旁不住地擦着眼泪。古大夫的两个老婆抱着孩子在一边儿看热闹。

门口。轿子落地,玉停下轿向门里走去,围观的人踮着脚、侧着身、伸着头,堵了半条街。

院内。玉婷和大兰扶着蒙着盖头的香秀走向院门。

玉婷说着:\"留神,别踩了裙子,慢点儿走!\"马立秋激动地跟在后面。

门口。围观的大人孩子往前挤,朱伏不断地往后推着:\"往后往后,帮帮忙,劳驾了您呐!\"花轿忙上前停在门口。

香秀出门上轿,景椅上了马车。

吹鼓手们卖力地吹打着。送亲的队伍出发了。

马立秋站在门口擦眼泪。

新宅。

大门口。八抬大轿进了大门,景琦随轿而进。玉婷、大兰、小胡、黄立全跟着。\八抬大轿进了垂花门,景琦在前引路,众人随后跟着。

花轿进了屏门直奔北屋。\轿里。香秀掀起盖头,激动而欣喜地笑着,听着外面的动静。

花轿终于在北屋门回落地,香秀下了轿。

北屋厅。景琦、香秀二人拜天地,三叩首。鼓乐喧天。

上房院。

小胡把玉婷拉到北廊头儿上,火急火燎地:\"姑奶奶,麻烦了!宴席摆好了二十桌,可一个客人也没来。\"

玉婷一惊:\"这是杨九红他们做了手脚了,够下功夫的!\"

小胡:\"我不敢跟七老爷说,得想个主意。\"

玉婷:\"瞧瞧去!\"二人忙转身走去。

玉婷、小胡出了屏门,小胡指了指厨房院,玉婷惊讶地望着。

院里搭了喜棚,四面摆满了鲜花,院中整整齐齐摆着二十个圆桌,一个客人没有,仆人、老妈于、丫头站了一大圈儿,惶惶然地望着。

冯六走上前问五倍:\"六个厨子全来了,倒是做不做呀?!\"

玉婷没有回答冯六,自言自语道:\"真够可以的,自己不来,也不叫客人来,这下可搅了!\"

玉婷正愣着,景琦走出屏门:\"怎么了?\"玉婷等忙回头,景琦走了过来。

玉婷:\"你看!\"景琦也惊讶地看着。

仆人们垂手侍立,怔怔地望着景琦。

景琦一下明白了:\"爱来不来,我还犯不着请他们!\"上前两步,对仆人们说道:\"你们都听着!\"

仆人们肃立恭听。

景琦:\"不管是听差的,老妈子,厨子,丫头,拉车的……去把你们的亲朋好友,七姑姑八姨儿,烂眼子二舅母,有一个算一个……\"

仆人们惊讶地听着,景琦提高了声儿:\"全都请来给我吃喜酒!\"

仆人们愣着,没一个人动,不知是真是假。

景琦:\"还愣着干什么?这就去,越快越好,请得多我有赏!\"

玉婷着实兴奋了,大叫:\"听见了吗?快去呀!\"

仆人们像炸了窝,喊着叫着四散奔去。

景琦开心地\"嘿嘿\"笑着:\"哈哈!这下可更热闹了!\"

白景怡家客厅。

景怡、景双、九红、敬生、敬功、敬业坐在沙发上。

九红:\"今儿他这喜事就办不成,没一个客人去!\"

景怡:\"没人儿去,喜事他还不是照办!\"

九红:\"他那脸往哪儿搁?\"

景双:\"他那个人才不管什么脸不脸呢!\"

九红无奈地:\"整个一个活土匪!\"

敬生:\"唉!他老人家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九红:\"那不行!香秀是个丫头,谁也不许按太太的格儿称呼她!

不能开这个先例!\"

景怡:\"你不要掩耳盗铃,她明媒正娶,你怎么能不认?\"

九红心情沉重地:\"要是老太太活着,景琦绝不敢!香秀也得不了逞!\"

敬业故作惊叹地:\"哟!姨奶奶,这会儿您想老太太了!\"

九红瞪着眼:\"你少跟我耍贫嘴!\"

敬业:\"我说,咱们就老躲着?还回不回家了?\"

九红:\"回!自己的家为什么不回?都不回去,香秀那丫头才得意呢!\"

敬功:\"只要回去,那就是低了头认了!我无所谓,明儿回济南了,你们抬头不见低头见,怎么处?!\"

九红:\"唉,比吃了苍蝇还恶心!\"

新宅厨房院。

院子里一下子冒出了小二百人,朱伏、大兰、古大夫和俩媳妇,卖苦力的,拉洋车的,卖菜的,摆摊儿的,应有尽有,乱乱哄哄,孩子们奔来跑去。

饭厅门口,三老太爷,瑞娴,田木一家,占元、占安、白平、白美、白慧站在门里惊讶地向外张望。

景琦挽着香秀从屏门走出来到了厨房院,香秀显得有些紧张。

人们都回过头去看,院里一下子静下来,前面的一桌人站了起来,后面也跟着陆续站了起来。

景琦抬手招呼着:\"坐坐!都站起来干吗?!\"

没一个人坐,局促地望着景琦。景琦道:\"今儿我办喜事儿,大家伙儿来喝喜酒,这是看得起我!我跟我太太给诸位道谢了!\"

有两三个人乍着胆子喊着:\"甭客气您呐!\"\"给您道喜了!\"\"得谢谢您赏饭呐!\"大家回头看他们,几个人不好意思地笑着。

景琦:\"都别客气,别拘束,敞开了吃,敞开了喝,我和我太太先敬诸位一杯!\"丫头忙端酒过来,景琦、香秀各取一杯。景琦举杯:\"谢谢诸位了!\"

香秀忙跟上:\"谢谢诸位了!\"二人一饮而尽。

客人中有人大声叫好!

景琦叫黄立:\"黄爷!给他们上白酒,您帮着招呼一下。诸位,今儿要不喝躺下二三十个,就不是好样儿的!\"

人们轰地一声笑了,气氛顿时热烈了,又开始乱乱哄哄。饭厅门口,田木等人看得目瞪口呆。

景琦、香秀向饭厅走去。景琦边走边拱着手:\"慢慢喝着啊!\"

院子里吃三喝四乱成了一片。

饭厅里,摆了两桌席。见景琦和香秀进来,颖宇、田木、玉婷、美智子纷纷上前道喜。

景琦高兴地:\"入座入座。\"大人和孩子分两桌坐下。

田木问景琦:\"外面的都是些什么人?\"

景琦:\"外边儿的?朋友,都是我的好朋友介田木怀疑地:\"噢,朋友?\"

颖宇始终脸色难看,没好气儿地:\"开眼吧,日本鬼子!中国人的事儿,你且弄不明白呐!\"

田木一惊,注视着颖宇。桌上的人都一愣,紧张地望着。景琦忙拉香秀举杯站起:\"来来来!喝酒,谢谢诸位赏光!\"

颖宇依然面色阴沉:\"老七!给你道喜!\"自己先一口干了。大家都喝了酒,景琦有些担心地望着颖字。

玉婷忙打岔:\"田木先生,尝尝我们四十年的绍兴黄酒,怎么样?\"

田木回过神儿,应酬道:\"好!好!头一次喝这么好的酒。\"大家又聊起了酒。

景琦悄悄问颖宇:\"三叔,怎么了?今儿心里不痛快?\"

颖宇又干了一杯:\"没什么。\"

玉婷带着占元等孩子们走过来,丫头们忙在地上铺了垫子。玉婷道:\"七哥,孩子们给你道喜来了。\"景琦、香秀忙坐到准备好的椅子上。

占元高叫:\"给爷爷奶奶道喜!\"

景琦、香秀高兴地看着占元、占安、占平、白美、白慧跪地磕头。

孩子们磕完头,香秀忙站起拉占元:\"起来起来!\"

孩子们起来高兴地叫着:\"奶奶!\"\"奶奶!\"\"奶奶!\"

香秀的眼泪一下子涌了上来:\"赏!赏!\"

丫头端上垫着红布的托盘,上面放着大元宝,孩子们高兴地叫着,一人拿了一个……

占元站在田木前面正和田木划拳,喊得脸红脖子粗。景琦低声和颖宇说着话。

景琦:\"怎么了?我五哥一直没来信?\"

颖宇悲愤地:\"死了!\"

景琦大惊:\"死了?!什么时候!\"

颖宇:\"上个月,我没跟你说,省得给你添堵!\"

景琦:\"怎么死的?\"

颖宇:\"日本飞机轰炸重庆,给炸死了!\"

景琦惊愕地望着颖宇,不知该如何安慰他。颖宇说道:\"别提这烦心的事儿,大喜的日子,我不应该说。\"

景琦激动地:\"三叔!想开点儿,还有我呢,啊?想开点儿……\"

颖宇的眼泪一下子涌了上来:\"我操小日本儿的姥姥!\"

\"三叔,出去走走。香秀,走,到外边儿看看!\"景琦忙将颖宇拉起,三人起身出了屋。

老宅。

王喜光一身簇新的长袍马褂,慢悠悠走来,进了大门。

百草厅公事房。颖宇、景琦、赵大水、大头儿,皮头儿正在开会。

大水:\"快过年了,柜上的伙计一个接着一个的病,前边儿快支撑不住了。\"

景琦奇怪地:\"这是怎么了?\"

皮云良:\"七老爷,您是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呀,您大概还没吃过混合面儿吧?\"

景琦:\"听说过。\"

大头儿:\"那东西吃着牙碜,吃下去胀肚,还拉不出屎来,人能不病吗!\"

颖宇:\"北京人什么时候受过这罪?连口干净的棒子面儿都吃不上!\"

景琦:\"这样儿吧,到我新宅去看看,过年一人发二十斤白面,过了年再说。\"

大头儿惊喜地:\"哎哟!这回大伙儿非乐坏了不可,有年数没见白面了!这个年算是抄上了。\"

颖宇:\"老七,我今儿就是来跟你商量过年的事儿,族中辈数最大的主儿就是我一个儿了,今年过年我牵个头儿……\"

王喜光一推门走了进来:\"哟,谈公事呐?\"

几个人都回头冷冷地看着他。

景琦:\"你们都去吧!\"管事的和伙计都走了,只有颖宇坐着没动。

王喜光坐到了颖宇旁边,颖宇掏出烟卷儿:\"王副会长来一根儿!\"

王喜光:\"谢谢!不会!\"

颖宇:\"烟都不抽?省钱干什么?再娶厢房姨太太?\"

王喜光子笑着:\"老太爷又拿我开心!\"忙转向景琦:\"我得先给七老爷道喜。\"

景琦:\"本来想请你喝酒,没找着你。\"

王喜光:\"甭拿这话填合我,您压根儿就没找!您既然不躲着了,我还是那件事儿,请您当会长!\"

景琦:\"你怎么说话不算数?所有的铺面都在营业,秘方儿也交出来了,还要怎么样?\"

颖宇:\"干脆王副会长自己当会长得了!\"

王喜光:\"我还真没那福气。七老爷!不是我逼你,我不能不给你透个信儿,万筱菊在狱里供出了白玉婷!……\"

景琦大惊。

王喜光:\"别误会,可不是我告的密!还有,宪兵抓了几个学生,有一学生供出来,他和占元一块儿打过日本兵!……\"

颖宇也惊呆了。

王喜光接着:\"还在大学里参加了抗日的地下组织。这可都是杀头的罪!\"

景琦紧张地试探着:\"那……我当会长就没事儿了吗?\"

王喜光:\"您给我个面儿,我给您兜着,咱们公平交易,两不该该!\"

景琦:\"这么说,我要是不当会长,你就……\"

颖宇:\"老七老七!干嘛不当啊?王副会长,你看这样行不行?

你也别难为老七了,你看我成不成?\"

王喜光惊讶地:\"您?……当……会长?\"

颖宇:\"啊!委屈你们啦?!论辈数,我是他三叔!论年龄,我是药行的老大!论资历……我在北平干药行五十多年,我往那儿一站,比老七有影响力吧!\"

景琦:\"三叔!您别为了我去背这个黑锅!\"

颖宇:\"什么叫背黑锅呀!我做梦都想当会长,也风光风光!\"

王喜光:\"老太爷!您不是拿我开涮吧?\"

颖宇:\"我快八十了,涮你干什么?人活一辈子不就图个升官儿发财吗?!\"

王喜光兴奋地站了起来:\"老太爷,有您这句话,我跟皇军一说准成!您可真给面儿!\"

景琦疑惑不解地望着颖宇。

颖宇慷慨地:\"给皇军办事儿,我义不容辞!就这么定了!\"

王喜光:\"定了,等皇军一点头儿,我把药行的人召集齐了,给您办个登基大典疗药行会馆院内。

院子里站满了人,不少人在悄悄地议论着。景琦站在后面,垂头丧气的样子。两廊上站着不少持枪的汉奸。

颖宇坐在台上的一把太师椅上,旁边放个小茶几。王喜光站在一旁弯着腰和颖宇说着话,颖宇不住地点头。一个听差用托盘送来一瓶洋酒,两碟小菜儿,放到了茶几上。王喜光直起身走到中央:\"都别说话了!\"下面一下子安静了。

王喜光道:\"好几年了,群龙无首,今儿白老太爷荣任咱们药行商会的会长,这是皇军点了头儿的……\"

景琦羞愧地低下了头。

王喜光看着颖字:\"请白颖宇老先生给咱们训话!\"王喜光说完带头鼓掌。颖宇笑着招了招手,下面有几个人稀稀拉拉地鼓了鼓掌。

颖宇:\"训话不敢,对不住大伙儿,老了,只好坐着说,还离不开两口酒!\"颖宇举了举酒瓶子,\"我就倚老卖老了!\"说着自己倒了酒。

下面的人开始议论:\"老牌儿的汉奸了!\"\"瞧那副德行,透着他能!\"\"他儿子还是国民党呐!\"\"汉奸爸爸生个抗日的儿子!\"\"这回白家可现了限啦!\"忽然有人发现了景琦,忙捅了一下旁边说话的人。

景琦看着前面假装没听见。那人扭头对景琦:\"哟,七老爷,这回白家可风光了。\"

景琦把眼一瞪:\"说风凉话谁都会!知道我们的难处吗?!\"

台上,颖宇喝了一口酒:\"王副会长叫我说几句,我就来段儿二黄慢板。大伙儿瞧我往这儿一坐,心里准说,嘿!瞧这大汉奸嘿!那么大岁数了也不知个羞臊!是不是王副会长?\"

王喜光干笑着:\"没人敢这么说,您这是替大伙儿办事儿!\"

下面立刻安静了,注意地看着前面。

颖宇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纸包儿,举了举:\"我这儿还有包儿酱驴肉。\"颖宇打开包儿吃了一口,放到了茶几上:\"人生一世图个什么?

吃喝玩儿乐!诸位好些都是财主,有的是钱!人嘛,有了钱想干什么干什么!\"

人们好奇地听着。

颖宇:\"抽大烟,逛窑子,山珍海味,绫罗绸缎,干什么都行!\"

王喜光应和道:\"对!白会长说得对……\"

颖宇没容王喜光说完,突然大声地:\"可就是有一样不能干,不能当汉奸!\"

下面轰地一声乱了,议论纷纷。景琦惊讶地看着,王喜光愣住了。

颖宇吃了块肉,喝了口酒:\"我这个会长上台,得立几条儿规矩,谁要坏了我的规矩,谁他妈不是人养的!\"

王喜光十分不安地望着,下面的听众也感到了异样,屏息静气地听着。

\"第一条,各号凡是代卖日本药的,都给我扔出去!别拿人家的拐子打自己的腿!\"颖宇吃了一块肉,索性对着酒瓶子口喝了起来。

景琦慌忙向前挤着走来。王喜光惊慌地向两个汉奸耳语,俩汉奸点着头,随即跑去。

颖宇激动地:\"第二条,宁可挨千刀万剐,不当亡国奴!\"

王喜光怒冲冲走到颖宇面前:\"白颖宇,你这是抗日宣传,惑乱人心!\"

颖宇:\"王喜光,庚子年我当过汉奸,到现在想起来我还脸红,你小子就不知道脸红?!\"

王喜光气急败坏地回身招手,几个持枪的汉奸跑来。下面的人一下拥了上来把颖宇围住了。王喜光伸手抓颖宇,景琦一下子挤上前,一把推开王喜光,挺身将颖宇护住。

颖宇大叫:\"别等到我这岁数再脸红!我儿子在重庆叫日本鬼子的炸弹炸死了!我要当了汉奸,对不住我儿子!\"

王喜光喊着:\"快来人!\"几个汉奸用力往颖宇跟前挤,人们死死地挡着。

颖宇大吼:\"站住!用不着你们抓我。老七,你看看。\"颖宇指着茶几上的那包\"驴肉\":\"告诉他们,我吃的是什么!\"

景琦将纸包儿拿起一看,大惊:\"三叔!你怎么吃了烟膏子?!\"

围住的人也都大吃一惊:\"三老太爷!\"\"您这是干什么呀?\"……

颖宇微笑着:\"大烟膏子就酒,小命儿立时没有。我这么大岁数了,福也享了,孽也造了,死而无怨!\"说着倒了下去。

景琦一把抱住颖宇:\"三叔!\"

颖宇无力地:\"老七!我不行了,有件事儿你得替我办了。\"

景琦悲伤地:\"您说,三叔!\"

颖宇:\"昨儿去香云楼逛窑子,一桌花酒没给人家钱,你得替我还,这妓债不能欠!\"

景琦:\"放心,三叔!我一定还!\"

颖宇:\"好小子!你看那面黑洞洞,定是那贼巢穴……\"

景琦与颖宇合上一起念:\"待俺赶上前去……\"颖宇的声音越来越小,\"杀他个干干……净……净……\"颖宇死在了景琦的怀中。

人们悲伤地看着,不少人落下了眼泪。

景琦轻轻抱起颖宇向外走,人们让开了一条路。外面传来警车的叫声。

王喜光和汉奸们向门外跑去。

景琦抱着颖宇慢慢下了台阶,人们跟在后面走着。

日本宪兵冲进大门,分开站住了。

景琦抱着颖宇,从日本宪兵的刺刀面前走过。后面跟着长长的人群。

景琦抱着颖宇向大门口走,轻轻说着:\"三叔,咱们回家去,三叔!\"

新宅上房院北屋。

供桌上摆着三老太爷的照片,桌前摆着三老太爷未喝完的半瓶洋酒和未吃完的大烟膏。桌边放着一把鬼头刀。

景琦站在桌旁,脸上呈现出从未有过的严肃。

堂屋里黑压压地坐满了白家全族的人,谁也闹不清这位七老爷又想干什么。静静地坐着没有一点声音。

景琦声音低沉地开口了:\"我,白景琦,光绪六年生,五十七岁,身板儿硬朗什么毛病都没有,一顿能吃一只烤鸭,喝一坛绍兴黄,离死还早着呢!可今儿……我要立遗嘱!\"

全族的人都是一惊,嗡地一声议论起来。

景琦的声音盖住了大家:\"三老太爷走了,他走得惊天动地!他没向日本鬼子弯腰,他没有卖祖求荣,他为了我,为了咱白家大宅门的全族,顶天立地地走了……\"

屋里又鸦雀无声了,目不转睛地望着白七爷。

景琦:\"他给咱全族增了光,给咱们全北平的药行增了光!谁心里都明白,下一个该轮到我了,日本鬼子不会放过我,也就这三五天的事,不就是个死嘛!死我不怕,可死了以后的事我不放心,我得立个遗嘱!敬业--\"坐在人堆儿里的敬业吓了一跳,忙站了起来,怯怯地:\"我在这儿呐!\"

景琦不动声色地:\"站到前边儿来。\"

敬业战战兢兢地走到了屋子中间。

景琦从供桌上拿起刀,噌地将刀拔出了鞘。

刀出鞘,寒光闪闪。

景琦一声断喝:\"跪下!\"

敬业吓得\"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下,惊恐而又茫然。

全屋的人都紧张地望着。

白景琦用刀尖指着敬业:\"说!做了什么对不起祖宗的事?!\"

敬业斩钉截铁地:\"没有!\"

景琦凶狠地望着。

敬业大叫:\"真没有!\"

景琦厉声地:\"你今儿要敢说一句瞎话,我就用你的脑袋祭奠三老太爷的在天之灵!\"

敬业心虚胆怯地:\"爸!我到底做错什么了?\"

\"秘方!\"景琦狠狠地,\"你把祖传的秘方给了日本人田木青一!\"

敬业大叫:\"我没有!天地良心呐!\"

景琦大喝一声:\"小胡总管!\"

站在门外的小胡忙走进门,惊慌地望着。

小胡:\"大爷把秘方交给田木,是我……亲眼所见!\"

景琦举起刀杀气腾腾地缓缓走向敬业。

全屋的人都吓得站了起来,只有杨九红坐在角落里没动,闭着眼默默地数着念珠。

敬业惊恐地趴到地上向后退:\"爸!……爸!……别……您听我说,我是拿了几张方子给田木,可后来我一想,万一叫您知道了,我就没命了,我……我又要回来了……\"

景琦站住了:\"胡说!他就乖乖儿地还给你了?!\"

敬业急忙说道:\"我说那方子是假的,试试他给多高的价儿,既然价钱合适,我明儿再给他送真方子过去,他上过一次当,所以还给我了,不信您问香秀!\"

景琦把眼一瞪:\"嗯,香秀是谁?!这也是你能叫的吗?!\"

敬业忙抽了自己一个嘴巴:\"瞧我这张臭嘴!不信您问我妈!\"

一直站在景琦身后已经是太太打扮的香秀忙走上前。

香秀:\"敬业说的是实话,是我叫他编个瞎话要回来的!\"

景琦垂下了刀:\"你还算有一怕,可你动了这个念头这个宅门儿就不能容你,从今儿起,把你赶出家门,不混出个人样儿来,永远不许进家门儿!\"

敬业傻了:\"爸!我以后……\"

景琦不容分说:\"来人!把他赶出去!\"

小胡和几个仆人生拉硬扯地把敬业架了出去,敬业杀猪般地嚎叫着,全族的人都目瞪口呆地望着,没人敢动。

景琦回身将刀放到了条案上:\"言归正传。\"他看了一眼香秀,香秀忙从条案上拿起写好的遗书递给景椅。

景琦慢慢将遗书展开,一张黄桂纸上整整齐齐地写着楷书,响起了景琦低沉的声音:\"我,白景琦,生于光绪六年,自幼顽劣,不服管教,闹私塾,打兄弟,毁老师,无恶不作。长大成人更肆无忌惮,与私家女私订终身,杀德国兵,交日本朋友,终被慈母大人赶出家门;从此闯荡江湖,独创家业。一泡屎骗了两千银子,收了沿河二十八坊,独创泷胶、保生。

九宝、七秀三十二张秘方,济世救民,兴家旺族;为九红,我坐过督军的大牢,为槐花,坐过民国的监狱,为香秀,得罪过全家老少,越不叫我干什么,我偏要干什么!除了我妈,我没向谁低过头,没向谁弯过腰!\"

全族的人都屏声静气地听着。

景琦念着,越来越激动:\"如今,日本鬼子打到了咱们家门口,逼死了三老太爷,我立誓,宁死不当亡国奴!我死以后,本族老少如有与日本鬼子通同一气者,人人可骂之!我死以后,如有与日本鬼子通同一气者,人人可诛之!我死以后,……如有与日本鬼子通同一气者……\"

景琦举起了鬼头刀:\"照着我这口刀说话!\"景琦将刀狠狠地劈了下去,条案上的花盆被劈得粉碎。

景琦庄严地:\"立遗嘱人,白景琦!\"

白七爷目光炯炯地望着前方……

(完)

章节目录

大宅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郭宝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郭宝昌并收藏大宅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