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怎么昨夜离今夜这么远,明夜却遥遥无期?李颀和程安邦刚走了,孙朗尼却从布鲁塞尔挂电话来。三个男人在她身边转,但没一个是可以给疲累的她一个归宿的。

\"昨夜我没睡觉,朗尼,我不大舒服。\"世华道:\"别告诉我你下周三不能回来上我的节目。\"

\"坏消息永远是迟来的,\"孙朗尼说:\"我挂电话来是告诉你个好消息,我下周五便回来了。\"

世华眉头一皱:\"又迟了两天?这叫做好消息?\"

朗尼像开谜底的笑着:\"我还未说中间那一截呢,后天我便回来,然后再去,下周五再回来。\"

\"朗尼,你这么奔波,别累坏了。\"世华很欣赏他做生意的努力。

\"你别累坏了才是,好好保重身体。一个电视节目,值得你用尽人事关系,这么拼命吗?\"朗尼一直不明白。

\"我没有选择。朗尼,我毕业后没怎么做过专业工作,只有电视台肯给我四万块月薪,我的负担重,不能由一万几千的办公室工作做起。\"盛世华无奈得很。

她天生有明星风采,但她对出镜其实是没兴趣的。她的姿容和教养,令到她大量观众欢迎,是她完全料不到的事。

朗尼说:\"不如做朗尼电业行政总裁的助手,年薪二百四十万如何?我把我那份人工给了你。\"

\"朗尼,别开玩笑,做电视,我认为我值二百四十万,做你那行,我懂得什么?\"世华想像朗尼在心中嘲笑她那四十八万一年的年薪。

不过,朗尼倒认真起来:\"我回港有话跟你说。我会上你的节目,不用改期。之后,你听我要说的话。\"

\"谢谢天,你终于守约了!\"世华高兴起来:\"那我只好把程安邦押后一周了。\"

\"我特地在空档回来的目的,便是把程安邦押后一周。\"朗尼莫测高深地说:

\"大后天晚上见!\"

孙朗尼,成功的企业家,这一切都令他信心大增。

送机那夜,他冷眼旁观李颀和程安邦对盛世华的争夺,和对他的醋意,他心里自有打算。

他不认为李颀或程安邦能给盛世华安定的生活。

盛世华是他在校园里做工读生时便立志要摘的一朵花,如今他事业有成,在谈笑间他衡量这一切。

如今,是摘这朵花,把她拿回家好好爱护的时候了。

他会让她光荣地做完她的\"知音十一时\",然后,他便不会再让她抛头露脸,工作得那么紧张了。

他并不完全知道盛世华的心意,但他是个做事有步骤的人,他至少知道她跟他合得来。

盛世华躺在床上,想起朗尼的大公鸡花篮,心里略有安慰。

她觉得跟朗尼一起很舒服,很愉快,虽然不是谈情说爱,但她完全接受他。

也许,也许朗尼会追求她吧?她像个在大海游泳了好久的人,需要找个浮台歇息,朗尼是个浮台。

李颀和安邦都是常经过她身边而不让她上去的船。

胡思乱想了一会,盛世华半睡半醒的躺着,朦胧中有两个人进来了,吓了她一跳。一看,那是安邦和另一个中年男士。

\"是我,别怕,这是洗医生,替你看病来了。\"安邦摸摸她的额:\"还发烧呢。\"

洗医生诊视了她一会,替她打了一针:

\"无大碍,躺两天便好了,记住服药。\"

安邦送走了医生,折回房间,握着世华烫烫的手:\"顽皮!不肯看医生,幸好我把你的钥匙偷去了。\"

世华喜欢男人这样宠她。

\"好好休息。\"安邦说。

\"你不是要走吧?\"世华的声音是留人的声音。

安邦回眸,还看得见搁了在桌子上不知多久那碗冷面:\"你这样子,我怎能走呢?我替你做两天仆人,如果做得好,你干脆聘用我好了。\"

\"咦,李颀呢?\"世华问。

安邦沾沾自喜地道:

\"我把他弄走了。\"

世华问:\"怎么弄走的?\"

安邦顽皮的笑着:\"那还不容易?我挂了个电话给导演,说李颀想见他,研究剧本,任澄最喜欢人家跟他研究剧本,便召了李颀去。\"

\"你这人,老是古灵精怪!\"嘴里是这么骂,世华心里却很高兴,安邦为了想单独见她,什么恶作剧都做得出来。

两人相视,一阵温馨,一阵凄凉。

安邦怕她伤感,便站了起来,双手放在背后,好像教授似的,举起右手,伸出食指,有若在讲课:

\"李颀这个人,是个十分专心的演员,见过他工作态度的严谨,我完全明白为什么他能红了十年而盛名不衰。\"

\"至于号称好莱坞来那个程安邦嘛,演技绝对跟他旗鼓相当,只不过,程安邦为了见女朋友,便什么都放得下,实在太心散。\"

盛世华扑哧地笑起来。

安邦在厨房里头头是道,居然弄得出顿清淡而美味的菜来。

\"你知道吗,世华?\"安邦说:\"我在美国才拍了两部片,虽然一致好评,但目前刚碰上美国经济不景气,白种人发穷恶,居然敌视起亚洲人来。\"

\"那对你的电影生涯有影响的啊!\"世华颇为担心,这排亚现象不会在一两年内消失。

安邦盘膝坐在地板上:

\"本来,有个导演叫我主演一部叫《无声萧》的电影,跟德士汀·荷夫曼一同担纲的,兴奋得我!人家是奥斯卡影帝,有机会跟他演对手戏等于抬高了我的身价。正在我开始自大的时候,宣布换角,不用亚裔了,这《无声萧》真正无声了!\"

世华想像得到安邦是多么的失望,他是排亚风潮中的牺牲者,平白失去这个好机会,那本应是他电影生涯的转折点,这么的失去了,安邦的难过定会比他表现出来的深很多。

\"幸而任澄发神经想起我,不然我还要无声很久。\"安邦作捏了一把汗状。盛世华说:

\"世事真不可思议,怎么我、你和李颀三个都加入了演艺界?\"

提起工作,盛世华便想起了:

\"安邦,你的录影改迟一个礼拜好吗?朗尼刚挂长途电话来,他说可以依照原定计划上我的节目了。\"

安邦是脑筋灵的:

\"那高个儿?他是依照原定计划追你!\"

\"有人追我不好吗?\"世华喜欢被追求的感觉。

安邦沉吟了一会:\"无可否认,他的条件比我好得多。高大、英俊、有本事、有钱,我不能跟他比。\"

世华屈起手指在他头上打了个爆谷:\"再讲条件我便打死你。\"

安邦像顽童般护着头:\"不要打死我!打死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世华的声音充满了深长的情意:\"那么你便知道,到你死的一天我还爱着你。\"

安邦顽皮的脸孔随着嘴角微微掀起的一丝笑意,变成了一首诗。

\"世华,你真的是个敢爱的女人。我不再提条件了,也不问你为什么爱我了。\"

安邦说。

\"自小至大,我从没想过要问别人:你为什么爱我?那需要解释的吗?\"世华从来没想过这类问题。

\"你漂亮,聪明,书念得好,连做你所不愿意做的电视节目都一鸣惊人。富裕的家庭背景令你有自信,你不了解我们小康之家出身的人的缺乏自信的。\"

\"都是傻话!\"世华完全不同意:\"要是要比条件,不如返回从前,盲婚哑嫁,门当户对算了,男女双方结婚前压根儿不需要相识!\"

\"做了节目主持人,果然牙尖嘴利起来了,我投降。\"安邦举起双手。

\"不许说投降,我要的不是胜利。\"世华说:\"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安邦温柔地把她的手放在他胸前,让她感觉到他澎湃的心的跳动:\"你所要的,你早已有了。\"

\"我知道,安邦,从第一天见到你起我便知道。那时,你专门取笑我,揶揄我,但是,真奇怪,我觉得你第一天见到我便喜欢我。\"世华如述说旧梦:\"我甚至有个感觉,我会爱上你,你会爱上我。安邦,怎么解释呢?\"

盛世华是个完全感性的女人,他不晓得怎么解释感性。

\"好吧,我让路,让孙朗尼先上你的节目吧。大明星当然是要压轴的,不叫我做中间也好。\"安邦很想躺在她身旁,但老觉得有点别忸。

盛世华是解意的:\"来,睡我惯睡的这边,我知道你不喜欢李颀睡过的那边。\"

\"不许你睡他那边,我们两个都挤在你惯睡的那边。\"安邦孩子气地挤到她身边。

盛世华跟他鼻子对鼻子的躺着,他逗逗她的长睫毛,她笑。

她逗逗他的高鼻子,他笑。

安邦像呵护孩子般拍拍她的背:\"你累了,快睡吧。\"

盛世华在他怀中沉沉睡去了,安邦有与花同眠的感觉,舍不得合上眼睛。

黄昏近晚,世华吃药的时间到了,惺惺忪忪的服完药便又睡着了,不肯吃饭。

安邦自己弄了点宵夜,看着黑夜天空上的星星,那么大的一颗星,才能在夜空上放一点光芒,人世间的成败荣枯,实在有如浮云掠过。

他想及自己和世华,他俩都不是浮名的奴隶,他们是为了生存而争取浮名,再把浮名去换钱,然后再共寻宁谧快乐的新世界。

李颀比他们踏实得多,他在自生自灭的环境下长大,他毕生惟一得过的无条件之爱,不用物质换回来的爱,便是盛世华的爱。

自幼至大饱受白眼的他,名与利都是重要的,十年影迷偶像的生活重建了另一个挥洒自如的他,他害怕变回处处碰壁、没人看得起的他。

此刻李颀的确是在和任澄及编剧研究剧本。他是老手,他懂得安邦,他清楚安邦的表演能力,有些场面,有些对白,他一看便知道安邦很容易便可抢他的镜头,但他决定不抗议,他打算接受这个挑战。

他决定不让情绪影响他演这部戏。

翌日,他去探望过世华,安邦在那儿,他问候了世华几句,话也不多说便离去。明天要开戏,他在备战状态,安邦从他火焰似的深邃眼睛看得出来。

盛世华明天便录影孙朗尼了,休息了两天,她好了些。

从安邦的默思到李颀的凝重,她嗅到两雄相遇的殊死战,而她深信这两个她所爱的男人,会在银幕上迸出史前未有的火花。

孙朗尼接受了\"知音十一时\"的访问,众人惊奇的不但是他的高度,还有他那朗朗亮亮、笑出一排白牙的大男孩笑容,和他那高度的幽默感。

\"生意是什么?把成本较轻的东西以较贵的价钱卖给想买的人。重要的是个想字。各位记住了,当你想买一样东西的时候,你已经付了商人要赚的钱。\"

\"女人?女人不同生意,生意成交得愈快愈好,正所谓货如轮转,利润小而成交频密便行。\"

\"女人,成交得愈慢愈好,想要想得愈久才好,因为那是不可以退货的。我不是会将妻子退货的那种丈夫,所以我会观望很久才做决定。\"

\"很多女人投怀送抱?我一来不解风情,二来早已选定目标。几时选的?十年前念大学的时候已选定了,当时没条件,希望现在可以轮到自己。\"

盛世华哪会听不出弦外之音的?

朗尼在大学时已说过来挂号,它朝有钱时一定追求她,这头雄狮,追女人跟发展生意一样,步步躜前的。

下周应轮到程安邦了,世华已好几天没见他,他和李颀根本在拍片现场过日子。

在找不到安邦和李颀的日子,朗尼在密锣紧鼓地追求。

\"盛世华,我真的很需要个助理总经理,可惜你嫌二百四十万元一年太屈就!\"

一夜朗尼跟世华说。

世华只是笑,电视工作太辛苦了,访问完哄动一时的四个壮年名男后,何以为继?她不想做一辈子节目主持人。

二百四十万一年就将自己卖了出去?那又太便宜,特别是以朗尼今时今日的身家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

朗尼不好意思说:\"要是你嫁给我,我马上分一半家财给你。\"那太市侩了。其实那正是世华所需要听到的,爱她的男人,不能吝啬,有十元给她五块是慷慨,有一亿而只给她一百万是吝啬,一切都是比例问题。

朗尼几乎天天跟世华见面,他深明近水楼台之道。趁着李颀和程安邦两人不得空,他还不乘虚而入?

安邦最终都是没上到\"知音十一时\",任澄不放人。任澄拍起戏来,连蟑螂耗子都不放走的,何况主角?

程安雄音讯全无,\"知音十一时\"的精彩人物暂告欠缺,又堕回日常的访问上,知音开始厌倦。

朗尼破例公众露面,饮宴、慈善舞会场合都带着著名的电视节目主持人乐知音。

乐知音亦是首次破例频频跟异性公开一同亮相。孙、乐的恋情,一时成为城中热门话题。

大众都觉得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双,孙朗尼年轻、轩昂、成功、富有,乐知音美丽、见识多、修养好、成功,亦到当嫁年龄了。

\"这么相配的一双人!\"众人都赞叹着。

果然有一天,乐知音向公司递辞职信了。

她快要嫁孙朗尼的传言更嚣尘上。

不过,她还有半年才满约,电视台要求她无论如何也多做六个月。

\"朗尼,你怎么说?\"知音问。

\"假如你决定恢复盛世华的身份,然后再改做孙太太的身份,那么我会要求你立即停止工作。\"朗尼说。

这无异是求婚。

乐知音得回家想一想。

最后,她决定多做六个月,到约满为止。

\"朗尼,你不生气吧?\"

\"不生气,想炸垮了发射台而已。\"朗尼笑道:\"让你再在四角恋爱中玩六个月吧。这六个月,天天见我,不见他们两个,那么我便一定赢……\"

\"那不是输赢问题。\"世华说。

\"我明白,那是你的取舍问题,这六个月,我一准跟你相依为命的了。\"朗尼撒赖起来。

他对娱乐圈的生活并无好感,没时没候,昼夜不分的,他是个喜欢依照时间表生活的人,完全不明白到夜店大叫大嚷,吃酒猜枚,到卡拉ok乱唱有什么好玩。

幸而盛世华亦不作兴玩那一套。

一个早上,很早很早,李颀白着脸来了,疲累未消,显然刚收工。

\"你跟孙朗尼是怎么的一回事?\"李颀大兴问罪之师。

\"我真高兴你还有空吃醋。\"盛世华恼他三个月都没来过。

\"程安邦有过空吗?你明知我们日日夜夜在赶戏。\"

\"哪个大明星不赶戏?\"世华冷冷地说。

\"我得满足任澄的要求,同时,我是说同时,又得招架程安邦的锋芒。吓煞我,这家伙是天生的一流演员,我好紧张,你别令我紧张上再加紧张!\"

李颀一直都当他的小盛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盛世华感激他的痴,却负荷不起他把工作和心事都全付托与她的感情。

\"李颀,别紧张,旗鼓相当戏才好的。你以为程安邦不紧张吗?\"世华解慰他:

\"要是他不紧张,老早跑到我这儿了。\"

\"世华,作为同行,我喜欢程安邦,跟他演对手戏是种新刺激,不过很累,他一刀一刀的砍过来,逼我招架。\"李颀轻喟:\"十年难得一见的好对手,他也令我进步了。\"

\"李颀,你的度量真可爱。\"世华给他倒了杯茶:\"你是个真正的艺术家,你识货,有度量去称赞。你可知道没度量的人,是心肠狭隘得连货也不识的?\"

\"小盛,就是你最了解我。对,潦倒的李颀需要名需要利,需要找回自尊心和安全感,但是你知道,人的一生,有如树的荣枯,有灿烂的时候,也有归于平淡的时候,我是先尝过枯的滋味,才尝到荣的滋味,我负担不起太早便枯。\"

李颀发了半天呆:

\"小盛,怎么说呢?我想画幅《荣枯尽寄浮云外》的画,同是一个人,一个我,光荣、枯萎,其实都是我,似是那么的有关,其实又是那么的无关。\"

世华替他捏着肩背:\"看,紧张得肌肉都绷得紧了,放松一下,我替你捏几下。\"

\"唉,小盛,你也辛苦了,等我,好吗?我们会有数之不尽的晚上,并肩一同看天亮,我画天上的浮云,你化作一道金光,透过浮云,给失落的人温暖和希望。\"

在李颀心中,盛世华就是那道金光。

世华由得他在床上瞌睡,凝视着那张风魔千万女性的眉目如画的脸孔。

这样充满雄性美的脸,内心是太脆弱了。她是不喜欢男朋友像小孩找妈妈般来向她诉说心中恐惧的人?她不知道。

安邦拥有的比李颀少,但拥有得愈少的人,愈惯于背水一战。

门铃响了,世华有个直觉——安邦。

一开门,果然是安邦。

安邦看上去没李颀那么累。

\"在香港拍戏好玩吗?\"世华问他。

\"好玩极了,特别是耍任澄和李颀。\"安邦又挤眉弄眼,一时扮任澄的定着眼睛像青光眼似的样子,一时又提气扮高大威猛,学李颀用眼睛摄人的样子。

世华服了他,学谁像谁。

\"像吧?\"安邦问。

\"像极了。\"世华轻轻拍手。

\"那么,你不需要李颀了,反正我会扮他。\"安邦嘻嘻地笑。

\"胡说八道!怎么你不扮我?那么你连我都不需要了。\"世华道。

\"我扮你,自己怎看得见自己?何况,我要看见的是你,不是我自己。\"安邦说:\"除非,你叫我扮你去哄住李颀,而你自己却跟孙朗尼拍拖去了。\"

盛世华内心很矛盾,孙朗尼可以给她一切,要是她不认识李颀,不认识安邦,她会毫不犹豫地嫁给他。

\"世华,别念着我。思念,不同结婚,孙朗尼是个很好的男人,也许没有比他条件更好的了,何况,他心仪了你十几年,这份痴心,可算坚定。\"安邦像哲学家似的说。

思念,不同结婚。

世华明白。

\"但安邦,结婚,不同思念。我不会因为结了婚而不思念你!\"

\"那么,长放我在你心中好了,我知道的,无论我在天涯海角,我也相信,你心中有个小小的我,在那儿居住着,终其生,不会离开。\"

世华的心很乱。她想说:\"安邦,让我等你。\"然而,安邦的心事,她知道得很少。

安邦指着紧闭的房门:\"李影帝在里面睡着了?\"世华点点头。

安邦叹道:\"世华,你有很丰富的、施予不尽的感情,可惜你只有一个肉体,怎么办呢?\"

感情是无限的,肉体是有限的,这种束缚,盛世华整辈子都在反抗,而反抗的结果,便是失败的婚姻,失去的骨肉,只余下一颗无寄的心。

她捧着赤热热的心,从天涯浪荡到海角,没有人敢把她的心嵌在自己体内,再爱她的人都没那个勇气。

有时她后悔她太勇敢。

李颀熟睡在她的房间里面,魂牵梦萦的安邦就坐在她眼前,她的手不自禁地搭了在他肩头。十年了,她都没机会再把肉体献给他。

她对安邦的情感早已满溢,只可惜他没有把躯体来盛载。

她心里一痛,五片指甲紧紧地一捏,刺在安邦肩头。

安邦对她遥遥的爱,十年来有如灌进了个薄薄的气球里,为了安雄,为了她。她那么的一抓,安邦的气球就要决壁而破,涌出足以溺毙他俩的感情了。

\"世华,不要碰我,再碰我便不能自制了!\"安邦闭上眼睛仰着头。

世华俯过头去,吻了吻他的脖子。

\"不,世华,不能在李颀睡在你房间的时候!\"安邦双手握着拳,强捺着不碰她。

世华伸手过去,双眸盈盈睇视,安邦把手交给她,她在他手心一捏:\"到车子去。\"

安邦握着她的手,让她轻轻地把大门打开复关上,两人进了她的小汽车。

盛世华无言的开着车子,两个都是公众脸孔,她不晓得车子能停在哪儿。

\"让我来开。\"安邦跟她调了位置。

车子一直往山上开,经过旧时盛家大宅,安邦仿佛看见当年那十八岁的爱娇少女,他第一眼便爱上她。

盛世华只是微微斜眸一顾,便坚强地往前望,不肯再让嚼蕊弄霜的记忆把她留住。

安邦偷偷望望她,看不出她的脸上有怀旧的伤感,他猜不透她在想什么。

\"世华!\"他有个心愿:\"终有一天,我要替你把这大宅买回来。\"

盛世华安宁地摇摇头:

\"安邦,这不是我们要重回的地方。我回答了你心里的问题了吗?\"

\"孙朗尼可以给你这一切。\"安邦道。

盛世华含意深长地凝视着他:

\"安邦,带我到我们的老地方。那不正是你心中所想着的吗?\"

安邦的脸闪过一阵欣悦,一阵凄凉,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紧握世华的手,把多年的思念再度握到她掌中。

安邦的手是盛世华所接触过的男性之中,最能传情达意的,她多么渴望他的手能每天牵着她的手。

安邦转了好多个弯,车子在山上偏僻、行人罕至的地方停住了。

那是个向海的粗沙小平台,小雄的生命在她体内过第一秒人生的地方。

那是安邦和她的老地方。

\"奇怪吗,安邦?我回到香港之后,不晓得开了多少遍车子,找来找去都找不回这个小平台。这个小平台,在我心中是那么的亲近,在现实生活中却是那么隐蔽,老不让我找到。\"

盛世华低回不已。

安邦伸手抱着她软绵绵的胳膊,温柔的目光感谢着她。

\"没想到我还认得路吧?世华,再过十年,我都会记得这个地方的。\"

安邦搂着她,踢着平台上的小石头:\"也许,连这块小石头都没人移动过。\"

\"有人把几块小石头捡去了,偷走了。\"盛世华的秀发迎着风,风把她的淡黄披肩吹得像风中小船的帆。

\"谁有兴趣偷这些不值钱的东西呢?\"安邦笑道:\"这些石头,十年来都寂宴地躺在这个一点都不美丽的地方。\"

盛世华仿佛看见了当年安邦所搭的黄色小帐篷,人字形的,底下有张墨绿色的胶垫子。

她走了几步,蹲在粗沙碎石上,仰首望安邦:\"我们的小帐篷,就是搭在这儿吧?\"

安邦记得那暴风雨之夜,他独自坐在小帐篷里面,十八岁的盛世华不顾一切地来找他,解开了衣服,把玉雪可爱的少女胴体呈现在他眼前,躺在让雨水浸湿了的墨绿色胶垫子上,无悔地给了他,她的第一次。

他恨不得那黄色的小帐篷仍在,在浪涛滚滚的崖边,在凹凸不平的沙石上,这儿便是他俩的家。

他想起小雄,自己从未见过面的儿子,连叫声叔叔都没机会的儿子,心中一阵伤痛。

世华更加心痛如绞,为了忠于自己,她放弃了儿子。

\"安邦,原谅我,我欠你一个儿子。\"世华低头捡拾着地上的小石块。

\"人有时太忠于自己,太不肯说谎,反而会伤害自己,也伤害别人。\"世华把手中的十几颗小石捧着,放到安邦手中。

\"是谁偷了几颗石子?是我。\"世华一半在自言自语:\"那夜之后,我叫家里的司机送我来,捡了几块小石子,十年来,你的肖像和那几颗小石子,一直伴在我身旁。\"

安邦蹲下去,抬起她那带泪的脸:\"为什么你不找我?\"

世华哽咽中笑了一声:\"你找过我吗?\"

安邦双拳捏着碎石,让尖尖的棱角刺痛了双掌:\"我只想避得那么远便那么远,以免骚扰了你和安雄的家。\"

安邦叹了口气:\"你那时年纪太小了,我也一样无知。你和安雄的婚姻,根本是不正常的婚姻。我没想到你长大了之后,那段婚姻怎么继续下去,你一定很不快乐了。\"

\"那是我自己的错,安雄并没有错。那天你走后,安雄坦然告诉我他是性无能的,他认了命,他说接受不接受他,是我的抉择。他只有一个要求:别告诉他孩子的父亲是谁。\"

孩子出生后,愈长愈像安邦,那是安雄没法忍受的事,妻子怀了弟弟的孩子而他却懵然不知。

\"我怀了谁的孩子他都可以接受,那是上天对我们的惩罚,我的孩子居然是你的。\"世华自疚:\"老天爷,我做了令安雄最伤心的事。后来他对我冷漠,我不怪他。安邦,你也别怪自己,你都不知道!\"

\"嫁给孙朗尼吧!要是你现在嫁他,我还受得了,要是再来我们的老地方一次,我可受不了。世华,我没停止过爱你。\"

盛世华深深地吸了口气:\"安邦,我长大了,爱情不可能是柏拉图式的,那是灵欲一致的,我宁愿你说要我,别说你没停止过爱我,说有什么用呢?\"

安邦一阵热血上升,这执着的小姑娘,如今变成个敢言敢说的成熟女人了。

\"可惜我们的小帐篷让风雨打塌了。\"安邦说:\"改天我们再去买一个。\"

盛世华凝视了他一阵子,伸出手牵着他:\"来!\"

她把他带到车子的后边:\"安邦,打开车尾箱。\"

安邦把车尾箱打开了,赫然见到染上岁月痕迹的黄色帐篷跟铁管卷在一堆,还有那小心卷起来的墨绿色胶垫,想是当年她叫司机卷起来的。

\"没离开过我。\"世华珍惜地抚着帐篷。

安邦的两行泪不由得不簌簌而下。

\"世华,我浪费了你!\"安邦激动地双手抓着卷起的帐篷。

两人呆在车子后边,相视无话,千言万语,车尾箱内的一切,已代他们说了。

天色灰暗起来,雨丝疏落地洒下,他俩拥在一起,浑然不觉人在迷离的雨丝中,直至冷冷的雨大滴大滴的洒下,安邦才叫起来:\"搭帐篷,世华,快!\"

安邦的脸孔在雨中散出了阳光,他双臂挟着篷帐和铁筒,世华一手拿着胶垫,两人你望我我望你的,载欣载奔,在风雨中跑着。

安邦纯熟地支起了黄色小帐篷,把墨绿色的胶垫铺在地上,两人湿沥沥地并肩坐在小帐篷内,面对着翻腾的浪,一切,有如昨日。

帐篷到底日子久了,有好多个漏水的小洞洞,冬天的雨水渗透了盛世华的几重衣服,她都不在乎了,日子终于告诉了她,她最爱的是谁。

\"安邦,我欠你十年,我欠你一个孩子,我们日渐长大,日渐年华老去,一天过去了便是少了一天,这十年,我至少学懂了一件事:时光永远不会回头,不会回头为我们补偿遗憾,不会回头为我们淌血的心治疗,时间只会让我们淌干了血,带着遗憾死掉!\"

盛世华再也忍不住压抑了十年的抑郁,一边号哭着一边把衣服扯下来。安邦含泪温柔地握着她的双手:\"这次,让我来。\"

世华仍然号哭着:\"十八岁那年,我厚着脸皮为你而宽衣,今年我二十八岁多了,仍要厚着脸皮为你而宽衣,安邦,我是个什么样的女子啊?\"

安邦沉静地把她的衣服一重一重地解开:\"你是个敢爱敢恨的女子,虽然你没说过,但你也恨我。\"

\"是的,我恨你恨你恨你!你让我等,然而我又爱你爱你爱你!安邦,你看看我,我是什么样儿了?\"盛世华脸上身上,是雨也是泪。

她渴望被爱,她令自己以为自己在爱李颀,在爱孙朗尼,然而,她的心怎么还好像有个大大的窟窿呢?

她不得不承认那窟窿便是安邦。

\"啊!\"安邦的雄体压在她身上,绵绵烈烈的爱在她体内爆炸着,绵绵烈烈的爱填满了她内心的窟窿。

雨是为他们而下的,风是为他们而吹的,浪是为他们而打在悬崖上的。

为了真爱,人不能再顾虑会伤害了谁,他俩都上了苦涩的一课。

为了对得起哥哥,安邦忍痛把心爱的世华交到他怀中。然而,世华不能给哥哥真爱,那比不做他的妻子所伤他更深。

程安邦,你到底做了什么了?一切都是愚蠢、愚蠢!

\"世华,对不起。\"安邦爱怜地吻着她。

\"不,安邦,我们都对不起我们的青春。那时,不怕哀乐,不知道逝水东流,我终于找着你了,我终于不做我自己的内心囚犯了,我是多么的高兴。\"世华的声音悲喜交集地抖着。

\"快回车子去,不然我们两个在这儿冻僵了,报上会大字标题写着:程安邦与乐知音双双陈尸海角平台,原因耐人寻味。嘿,不能这么暧昧的,人不但要活得好,还要死得好看。\"安邦急急地把湿淋淋的衣往盛世华身上套,自己亦忙乱地穿回衣服。

两人搂着冒雨走了一会,不约而同地一齐回首,黄色小帐篷在风雨中飘摇着,两人相顾而视,点了点头,一同跑回头把小帐篷和墨绿胶垫子拆下卷好,带回车子里。

\"总不能置我们的老朋友于不顾。\"安邦笑着把它们塞在车尾箱,心里感谢着盛世华的十年思念十年心。

车子在喇沙利道停下,安邦早叫世华换下湿透的衣服,穿上他搁在车子里的大衣。

\"要我陪你上去吗?\"安邦恐怕世华应付不了李颀。世华坚决地摇头,她要解决自己的事,安邦截了部计程车走了。

世华把大衣的腰带紧紧地一束,似乎那一束会给她更大的勇气。

她上了五楼,出了电梯,正要拿门匙开门之际,门却自己开了,李颀就站在门内,打量着她身上那件过大的男装大衣。

李颀关上了门,把她的大衣腰带一拉,只见盛世华身无寸缕。

李颀炯炯郁郁的眼睛注视着她:\"你不需要说话。刚才我站在露台上,我看见一切。\"

盛世华迎着他的眼光:\"不,你还没看见一切。\"

她跑到睡房里,在抽屉底下翻出帧三岁小男孩的照片来。李颀一看,那孩子分明是程安邦的翻版。刹那间,他什么都明白了。

\"小盛,别再解释了,我走了。\"李颀亲亲她,沉浑的声音带着令人心碎的哀伤:\"你放心,戏还是要拍下去的。\"

李颀默默地离去了。

盛世华心里乱作一团,每当她心乱时,她便惯性地跑回电视台去,一个无家的女子所熟悉的地方。

\"知音,你来的正好!奇迹发生了!\"编导说:\"程安雄居然回电,说要到北京开会,可以顺道上你的节目。\"

乐知音不禁呆了。

\"不过他的要求是……\"编导在卖关子。

\"是什么?\"知音心里扑扑地跳。

\"是要跟他弟弟程安邦一同上你的节目。\"编导说:\"求之不得呢!\"

\"你刚才说什么?回电?电话?\"知音问。

\"长途电话,他亲自打来的,连秘书也不用,这天体物理学家倒没什么架子。\"

\"他……他怎么会有我们这组人的电话?\"知音百思不得其解。

\"他说是程安邦告诉他的,弟弟告诉哥哥,有什么出奇?\"编导说。

原来安邦马上挂了电话给安雄,他到底对安雄说了些什么?

\"我得打个电话,借你的办公室一用。\"知音急不及待的钻进了编导零乱的小小办公室,锁上了门。

\"安邦,你怎么找得着安雄?\"

\"我是打去美国太空署他的办公室的。以前他老不肯听我的电话,今天不知如何却听了,我告诉了他我们的一切。\"

\"他受得了吗?\"

\"他很冷静,他说我这狗娘养的怎么终于有勇气照顾你了。\"安邦边说边笑。

\"我不信,安雄从不说粗话的。\"

\"今天他说了,我稍作更改而已。他说我们两兄弟都是sonofagun,把你折磨够了,要是我不娶你,他用剑刺穿我的……我的……\"

\"你的什么?安雄不说粗话的!\"

安邦大笑:\"我的心窝。安雄斯文如故。\"

\"他会带小雄来吗?\"

\"不会。世华,虽然我和你都想见小雄,但小雄还是不见我们好点。\"安邦说:\"我得出门去了,拍戏去。\"

\"我……李颀什么都知道了,他叫我放心,戏一定得拍下去。\"

\"李颀是个君子。我脱帽致敬。\"安邦说:\"你快点摆平你的孙某!\"

放下了电话,乐知音从办公室出来,仿佛进入了个新的世界。

\"周五录影。\"编导说:\"程安雄只留到星期二。\"

乐知音想了想:\"不,直播。我要直播。这也是我为电视台主持的最后一辑知音十一时。\"

\"什么?\"整组人都出乎意料。

\"做完了你们便明白。\"乐知音说:\"我永远会记住你们这一组手足,我们永远是朋友。\"

李颀和程安邦天天如常赶戏,任澄导演奇怪一向相处和洽的两个男主角突然不再互相交谈,然而沉默中亦不似有敌意,演对手戏时所擦出的火花更是灿然耀目。

片子已近煞青,任澄跟李颀和程安邦说:\"你们为什么演得那么好?这部片子今年要参加最佳电影竞选,你们两个都够资格提名最佳男主角奖。\"

程安邦推辞着:\"不用提名我了,李颀演得极好,单提名他一定横扫所有人。\"

李颀亦在推辞:\"奖我已得过两次了,还是提名程安邦吧,我看他的机会极好。\"

任澄一脸不解,问助导:\"那两个家伙干什么?\"

助导一片你问我、我问谁的茫然。

星期一到了,电视台门前站了一大群影迷,门内站了一大群娱乐版记者。

有部私家车开上来,只见车子里面的人剑眉星目,十分英俊,影迷大叫:\"程安邦!程安邦!\"那人屹然不动,车子开进了电视台停车场。

不久另一部车子又到了,里面坐着的不又是程安邦?影迷以为自己花了眼睛,但总不免再度蜂拥而上。程安邦含笑下车,十分有耐性地替影迷一一签名。

\"刚才那个跟你一模一样的是谁?\"有个大女孩鼓足勇气地问。

\"那是我的哥哥程安雄。\"

影迷哗然大叫:\"两兄弟都这么英俊!\"

忐忑不安的是乐知音,她躲在录影室,没走出去让记者拍照。

录影室厚厚的重门一开,乐知音乍见英挺如故的前夫,不禁想起了小白屋内的清纯时光。要是人类没有性爱这回事,她和安雄可以愉快地相守一生的。

编导和监制都下来招呼,替他俩介绍:\"这是乐知音小姐,节目的主持人,这是享誉国际的……\"

\"我们认得的。\"程安雄沉稳地说了一句,便不再说话了。

程安邦让影迷缠住,迟了半小时才入录影室。

两兄弟一见面,安邦握拳揉捶哥哥的肩膊:\"yousonofagun!\"

程安雄亦含笑捶回弟弟一下:\"yousonofagun!\"

乐知音放下心头大石,至少两兄弟言归于好了。

令她稍为不安的,是安雄并没怎么跟她说话。

工作人员奇怪的是两兄弟怎么这么相像,除了程安雄比安邦稍高一时之外,眉、眼、口、鼻部是那么的相似。

\"你们是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孪生的?\"天真的女资料搜集员问。

\"我不清楚。\"程安邦打趣着:\"我出生时没戴手表也没带日历。\"

\"请就座,直播快开始了。\"场务主任宣布。

乐知音一开头便说:\"这是我所主持的最后一辑知音十一时,我一直盼望的人终于来了,我希望我们能分享这极有意义的晚上。\"

乐知音从介绍太空物理学家程安雄说起,程安雄跟在大学时一样,风度翩翩,挥洒自如。

\"除了天分之外,请问你的成功之道是什么?\"乐知音问。

\"专心,念书和工作都专心。\"程安雄答:\"对爱情也一样,专一。\"

乐知音心里起了个疙瘩,安雄对她显然余情未了。

\"不过,对爱情太专一,也是我失败之道。\"

乐知音强自镇定地问下去:\"在美国报章的访问中,你不是说过会再次结婚的吗?\"

安雄看着她:\"不会了,请原谅我的中文生疏了,除却……除却什么不是山?\"

知音一时语塞,安邦快快地接道:\"我哥哥想说的是除却巫山不是云。不过,我哥哥比我好看得多,嗯,不只好看得多,气质也比我好得多,追求他的女人前仆后继。\"

安雄默然了一阵:\"是的,除却巫山不是云,我打算抱独身主义了,过往快乐的时光,已足够让我回忆一生。\"

乐知音费了好大的劲,才忍得住欲涌而出的眼泪,安雄是特地来告诉她的。

安邦当然觉察到,怕她乱了方寸,便插科打诨地说:\"乐小姐好偏心,只顾访问我哥哥,冷落了我啦!\"

程安雄凝视了乐知音一眼:\"其实,我这次上这节目,不远千里而来,是为了宣布一件喜事,我的弟弟程安邦和乐知音小姐的喜事,他们快要结婚了。\"

此语一出,把编导吓得几乎按错了钮。

\"安邦,乐小姐,我祝福你们白头到老。说到这儿,我要告退了。我弟弟自幼好说话,余下的时间,他大可自己访问自己。\"程安雄笑道:\"安邦,你独白一阵,我这身为准大伯的,得跟乐小姐私下讲几句整治你的方法,乐小姐,请跟我来。\"

两人转到布景板后面,知音很想拥抱安雄一下,但安雄微微退后了一步:\"世华,人生如逝水,我想通了,别担心我,好好照顾安邦,好好照顾你自己。\"

\"安雄,谢谢你给过我的好时光。\"世华很有点伤感。

\"世华,请原谅我以后不再见你们了,那样我的生活会平静点,你明白吗?\"安雄说。

世华哽噎着点头,说不出话来。安雄伸出手想拍拍她的肩膊,一咬牙,还是强自把手收回了。

世华欲语还休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发呆了半晌,场务主任催促她归回原位。

安邦正在眉飞色舞地扮李颀和扮任澄,大说其片场笑话。

期间编导已请美术部的人员写了块红底金漆的字,像默片字幕打在荧幕上:\"观众要求,请准新郎轻吻准新娘!\"

安邦轻轻亲了世华的香腮一下,两人目中都含泪光。

安雄站在电视台大堂的电视机面前看着,黯然踏上在等候他的车子。

翌日盛世华收到孙朗尼送来的一篮鸡冠花,砌成公鸡模样,附上字条:

再度挂号,等你离婚。

那时我也许已经一百二十岁,

你还会考虑吗?

深深的祝福!

朗尼

章节目录

青春之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林燕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燕妮并收藏青春之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