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锁喉风。热痰生自胃膈,喉中如锁管状,双者难治。先探吐风痰,针刺出黄白水,不治。如切牙,吹通关散。

二、缠喉风。属痰热,白为白缠,黄为黄缠,肿噤难言,腮颔亦兼肿,眼白、耳赤、面紫肿连项下,如蛇蟠状,一二日者慢风,急者旦夕死。先刺少商探风痰,鼻有青黑,气寒头低,痰如胶者,不治。

三、喉风。壅塞痰涎,肿痛,面黑、声雷、颈肿者,不治。

四、 肉喉风。因受污秽气及风热,喉生赤肉,层叠渐肿,孔出臭气者,不过三日死。

五、哑瘴喉风。属风痰,牙紧吐涎,口不能言,蟾酥化水滴鼻中,即开。看喉赤肿处,下刀吹药,面紫、舌青黑、鼻冷涕、爪甲青、目赤圆,不治。

六、弄舌喉风。不言,舌常吐出,将手弄舌是也。刺少商出血,内服疏风甘桔汤。

生甘草 桔梗 归尾 花粉 山栀 甘葛 玄参 荆芥 川芎 连翘 人参 枳壳 茯苓 陈皮 防风 黄连

七、呛食喉风。心经热毒,咽燥无痰,气喘,如心肺间刺痛者,当归连翘散加大黄利之。如久,变飞丝劳,伤命。

当归连翘散

当归 连翘 生甘草 桔梗 生地 前胡 枳壳 黄芩 玄参 生白芍 生山栀 花粉

灯草水煎服。

八、缠舌喉风。下颏俱肿,口噤,舌卷肿大,上有青筋如蚓,生黄刺,白苔。如咬牙,刺少商。

九、走马喉风。浓味风热,摇头、切牙、舌黑、蒂疔赤破,俱死。或左右脸紫肿,或牙关紫肿,或舌卷,针少许,兼刺舌下三穴,舌不卷不针。

十、顶舌喉风。喉腮下肿,舌卷硬,顶上颚,迟即死。刺少商,针玉液金津。

十一、落架风。落下下颏,日久难治。服补中益气汤,灸颊车七壮。

十二、连珠喉风。舌下生珠,初见一二,少顷蔓生,三五七九,舌胀痰生,先探痰。

十三、松子喉风。色如猪肝,肿起,形如松子,满喉皆赤,气逆、关闭、不食。刺肿处,吹药宜去痰,服药宜三黄、石膏、竹叶,加荆、防。

十四、骨槽风。耳下牙关紧痛,略有小核,寒热如疟,大人由于七情,小儿本于禀赋。

十五、脚跟喉风。七情郁结,先从脚跟发起,至于喉间,或一年半年一发,一日行一穴,七日行七穴,行至喉间,发泡,如鱼泡状。荆防败毒散主之。泡水腥秽者,死。

十六、悬蜞风。(一名,悬蜞虫毒。)因上焦蕴热风痰而起,上颚肿垂,形如蛙腹,或似鸡蛋,喉闭痰满。以刀刺去紫血,内服三黄凉膈散。

十七、阴毒喉风。少阴证,脉微细沉。自汗、咽疼、下利,一名肾伤寒。切不可用寒药,宜半夏桂枝汤、苦酒汤之类。脏寒咽痛者,用蜜附子。

十八、撮口喉风。唇收如袋,口不能饮,有痰壅塞,经年一发。马齿苋煎洗唇,玄明醋探去痰,针少商见血,此证胃有痰火。

十九、喉痹。肿痛而黄,其血黑,形如臂,其肿若坎,面赤,目上视。先探痰,肿不消,用刀去血。

二十、阴毒喉痹。感冬月阴湿火邪而起,喉间肿如紫李,微见黑色,恶寒、身热、动振惕,腰疼、足冷,其血黑,肿硬喉干,不治。

二十一、酒毒喉痹。心脾之火,形如卵,鲜红光亮,壅塞喉间,寒热、头痛、项强肿。刺血,内服粘子解毒汤加葛根。

二十二、卒然闭塞气不通而死,名曰喉闭。三棱针刺手腕中紫筋上,或少商穴出血。

二十三、风热喉痹。肿而红紫,形若拳,目上视,壮热恶寒,如音不高,宜润肺药。若外肿,敷金箍散。

川大黄(穿心者更佳,用纸浸湿重包,炉火煨,厕中浸一宿,取出洗净晒干,研末听用,一两) 五倍子(醋炒黑,三钱) 白芷(五钱) 露蜂房(蜜炙,三钱) 芙蓉叶(晒干,二两) 羌活(五钱)

共研细末,瓷瓶装,每用蜜水调敷肿处周遭,中留一孔出毒瓦斯。

岩按∶外证红肿亦能治。

二十四、双乳蛾。在蒂疔两旁。似乳头,吞吐不利。

二十五、单乳蛾。或左或右,手足厌冷,头目昏沉,如厥,短气欲绝,吴茱萸末,米醋调敷涌泉穴。

二十六、气痈,喉闭。痰塞喉间,寒热,分上中下三关,在下关难治。

二十七、死乳蛾。双单紧靠蒂疔,不甚痛,饮食有碍,劳则痛,日久塞咽,渐渐气闷,丧命。于蛾上乱划七八刀令血出,吹药,逐日如是,患平乃止,服三黄三陈,忌煎炒鸡鱼牛羊犬肉生冷发物。

二十八、乳蛾核。两边如乳头,天阴劳力气恼,则颈外如绳扣紧,饮食不下,呼吸不利,年深成嫩骨,用刀割去,吹药。

二十九、喉癣。满喉白色,时医每误认白喉,分烂喉风癣,弱证喉癣,二证虚实不同。

三十、飞疡。因怒,或中秽毒,喉间忽然肿胀,立刻转大,丧命。吹药去痰,内服粘子解毒汤加红花、丹皮,勿动刀针。

三十一、风热喉丹。鲜红,久而赤紫,吹药服药,均重去痰。可用刀刮针刺见血,去热毒。

三十二、喉疔。与单蛾相似,蛾圆大,疔长小,红易紫难黑不治。

三十三、开花疔。形若开花,根下割去,吹药,三黄凉膈煎服,红易紫难黑不治。病原鼻滴汗于豆腐内,食自死禽兽肉,水缸内有米粒生毛,此三因,皆致喉中生开花疔之原。

三十四、喉痈。浓味积热,胃火上冲,生蒂疔旁,肿痛如蛾,蛾圆而小,痈塌而长,耳根腮下俱肿痛,牙疼,去血吹药,服三黄。

三十五、双单喉瘤。是肺热,生喉旁,如圆眼,血丝相裹,不犯不痛,须日夜安息,以药攻之,不可用刀点,麝二、连一、冰四,日频吹。

三十六、喉疖。生雄尾中,初如梅核在喉膈间,吐咽不下,至三日,渐上喉间,刀刺后,吹冰硼,病由七情,服四七气汤。

三十七、气单。郁结,靠舌根横起红紫色筋,先用大针蘸桐油烧红,向舌横筋上针七处,次将三小针扎品字样,每大针孔上各针二次,连大针,共四十九针。如舌根肿,要灸外边喉下横三穴,口内出烟为止,如不出烟,七壮止,内服三黄凉膈及二陈。

(图缺)

三十八、喉单。满喉微肿而红,针首尾出血,服三黄凉膈。

三十九、回食单。一名甸气,一名梅核气。气郁热痰而生,喉两边两硬条,色红为甸气,小舌下如豆大,为梅核气。若疔下无核,定在前舌根下,或左右中有青筋系在颚,或紫点如小豆,或在舌根上,青白色,如蚬肉,似桃胶,两旁红筋垂下者,皆是。久则前心后背疼,嗳气,喉中若虫行,梗噎气阻,犯之即痛。刀去血,吹药,逐日如是,喉外灸一穴至五穴,口中出烟为度,不出烟者。灸至九壮。

四十、气子喉。喉间如珠,赤或紫白,犯之即痛,受气必发,日久则嗌气。挑破珠,出血,再吹药。

四十一、七星疮。是脾热,上颚属脾,生泡,似粟如珠,或黄或白,口中腥臭,手足怕冷,身恶寒。以布浸苦茶拭净疮上,再吹药,戒酒色。

四十二、喉球。外感六气,内伤七情,喉内生肉球,如圆眼大,根如线,五寸余长,相连肺上,吐球出,方可饮食,手轻扯,痛彻心内。服益气疏风汤,升麻、葛根、防风、紫苏、桔梗、前胡、白芍、白蒺藜、生地、当归、川芎、生甘草、黄芩、麦冬、连翘、青皮,水煎服。再用麝香二钱研,分二次水调服,或服麝香散三次,根化而愈。

四十三、喉疳风热毒。满喉臭烂,老年患者,难治。

四十四、口疮。积热,满口生疮黄白。

四十五、走马牙疳。阳明湿毒,牙龈黑烂,脱落臭秽,顷刻沿开,穿腮破唇,走入喉中者。不治。

四十六、珍珠毒。胎热,舌上如珠,先赤紫,后白黄,疼痛。挑出血,苦茶拭净吹药,内服三黄凉膈散。

四十七、悬痈。生上颚,形如紫李,垂下抵舌,口不能言,舌不能伸,头不能低,鼻出红涕。刺破痈头出血,盐汤漱净血,吹药,内服荆防败毒散。

四十八、悬疔。火热,蒂疔忽然紫肿下垂,或偏或下,吞吐不利。不可刀刺,宜吹药,或用乌龙尾加盐,(炒),箸头点上,枕头仰卧一时。

四十九、痰泡。痰饮乘火,凝注舌下,结成泡肿,绵软不硬,有妨言语,作痛。刀刺,流出黄痰共黄渣,捺净,吹冰硼散,服二陈汤加芩、连、薄。

五十、重舌。下生小舌,久则大舌卷起疼痛,饮食不下,颏下肿硬。刺金玉二穴及小舌肿处,出血。

五十一、莲花钿舌。舌下肿,痛生五峰,三峰者轻,七峰者重。宜针两边峰上,用刀刮破,出血吹药,中峰勿针。

五十二、木舌。硬如穿山甲,见人舌做一拳,憎寒壮热,语言蹇涩。服黄连泻心汤,刀点出血,刺金津玉液。

五十三、螓舌。因酒毒劳心郁气,舌有四眼,眼中流血者,全证也,或二三眼,生舌中,或生两旁,生七八眼者,难治。年老者不治。若有黑心者,大者用药烂去,小者用刀针挑去,先用药水洗净,然后吹药,内服三黄凉膈散,舌不柔软,疮不合口者,皆死。

五十四、脬舌。痰火犯心经,舌忽胀满,软如猪尿脬,不痛,流涎,妨言语。看舌下,如有青疮,如蟹眼,须挑破。出痰若鸡蛋清,用温汤漱净,再吹冰、硼、玄明粉,内服二陈。

五十五、重颚。舌上生疮如杨梅,作事心烦。服甘桔汤、黄连解毒汤,有痰结成硬核者,吹冰硼散,内服加味二陈汤。

五十六、雀舌。心膈蕴热,生于舌畔,割去,吹生肌散,内服三黄凉膈散。

五十七、咂舌痈。牙龈尽处,两边生痈,口臭,吐涎,舌尖短大。未破者,针去血,吹药。已成,内托。

五十八、卷舌痈。属心经风热,生舌下,或左,或右,或中,状如圆眼,或似枣核,肿痛,害言语,舌卷紫硬。刀点去血,吹药,内服黄连泻心汤。

五十九、死舌痈。热毒,舌如白苔死色,如木舌,但木舌小硬,此肿而白,刀刮去白皮,追风散加冰、麝、青皮、干姜末,满口擦之。肿甚,刺金玉出血,如五七日有脓,上下针出脓,方愈。如放脓见黑血,刺治不转色者,死。

六十、血衄。舌上如针孔,流血不止,属心火。

六十一、舌上龟纹。由思虑烦甚、少睡所致。舌痛若无皮,淡白斑细点,甚者陷路龟纹,脉虚,不渴,四物汤加知、柏、丹皮、肉桂。舌硬,柏一两,青黛三钱,桂一钱,冰二分吹。

六十二、牙痈。脾胃火大发,于牙龈生毒,如豆大,或如指大,紫肿硬痛,头项强痛,恶寒发热。将针柄捺患处,软者,是头,下刀出脓血,吹药。

六十三、牙疔。食毒秽物,毒犯阳明,生牙缝中,牙龈上高肿突起,大痛连腮,破则流血,去血后,吹药,服三黄凉膈,或千金内托。酌用。

六十四、牙宣。牙缝出血不止,上脾下胃,吐血痰至升斗者,难救。

六十五、兜腮痈。属风热温毒,生腮下两边,或一边,如口内肿,下刀去血,日久去脓。初起时,头痛寒热,服荆防败毒散。

六十六、面腮肿黑证。面黑向下肿,两边腮肿,喉中气闭。用滚过热水一盆,洗手足,见喉中出气,针少商穴,有血,可治,吹追风散于颊内,并牙尽处。

六十七、出汗生痈,同治。

六十八、伤寒八九日后喉中肿闭,热入心脾。

六十九、阴疮。生咽旁左右,风湿郁结而成,煎炒炙 所致。用滚过热水。不时洗手足,内服二陈。

七十、喉肿。脾经大毒,因酒后行房,酒气不流,聚结喉根,不速治,毒闭即死。先去痰涎吹药。

七十一、锁喉痈。心与小肠之火,发于听会之端,注于悬膺之侧,初如 ,不能饮食,闭塞难通,红肿发热,渐次溃脓。软而胀痛者针之。初起外用蜒蚰、麝、冰杵敷,内服当归连翘散,内闭牛黄清心丸,日久千金内托散。

七十二、蛤蟆瘟。是传染毒,两目鼻面肿乃阳明,头角两耳肿属少阳。

凡针家,须知舌下三筋,伤之出血不止。除三筋外,见有肿紫处,亦宜针出血,岂专执金津玉液二穴哉!

按∶咽喉七十二种,有焦氏本、吴氏本、张氏本,证治各家不同,此与焦氏本,大同小异,阅者须在异处着脉。尚有铁崖道人咽喉七十二种,口齿七十二种,容俟续梓。

章节目录

包氏喉证家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兵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兵法并收藏包氏喉证家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