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集《神农本经》上中下三品药性,计若干种,为服食养生,祛邪治病之用。学人体认先圣格物致知之学,则自《别录》以下,及唐宋元明增补药性,品类虽繁,莫不各有当然之理,即以参解《本经》之义,触类引申,总归五运六气以诠解,得其纲领,无不贯通,若舍此而从事于诸家之治验,则散漫多岐,益难启悟,是为逐末忘本,求进于道者,能知所先后,庶几得之矣。

因陋就简,舍其本而末是图,学人大弊也。今之言药性者,往往杂取世俗孟浪之说,奉为律令,而于《神农本经》弃犹敝屣。譬之经生家,四书五经不之研究,而只记腐烂时文,以为应试之用,思侥幸以取科第,安能冀其必得哉。先民卢不远作《本草博义》,其子晋公广之作《乘雅》,张隐庵,高士宗作《本草崇原》,皆以《本经》为宗,而推衍之,发前人所未发者甚多,可谓良工心苦。第《乘雅》间杂闲文,语兼晦涩,性根 陋者,多不能读。《崇原》则诠解明晰,中人以下,咸可通晓,似于新学为宜。在昔张君创其始,张殁而高君集其成,缮写样本,方欲锓板,高君又亡,事遂中辍,厥后样本传归胡念庵家,念庵父子谢世,不知又归谁氏,兹从胡之门人高端士处,得其移写副本,惜乎雠校未精,文句间有缺略讹谬,恐后之阅者,不免夏五三豕之叹,爰加订正,而授之梓,以公于世,学人苟能依此而详绎之,举一反三,引伸触类,自可以入烈山氏之藩篱,而得其妙用,视彼因陋就简之徒,杂采世俗之说,以处方定剂者,其得失不大有迳庭耶。

乾隆丁亥冬至后七日 胥山老人王琦跋

章节目录

本草崇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兵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兵法并收藏本草崇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