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曰:
  昏昏尘世皆蕉鹿,蚁附蝇营,何事常征逐。刘项功名如转轴,乱蟑声后秋容促。 谁能享尽人间福,及至完成,却又添蛇足。栖稳一枝饮满腹,回头一笑寒山绿。
  话说法司既报,斩了侯、魏等人。因其时岁阑年尽,把一切案件都到灯节后才 会议定了,将魏忠贤、客氏、崔呈秀三人的罪状上闻道:
  人臣无将,将则必诛,况刀锯之余孽乎!魏忠贤要先帝之宠灵,箝制中外,结 交客氏,睥睨宫闱。其大者如嗔怒张国纪,则立枷而杀数命。且连纵鹰犬,意必动 摇乎中宫;私撼成、裕二妃,则矫诏而革封衔。至摧抑难堪,竟甘心于非命,是不 知上有君父矣!其余臣僚何有?于是言官死杖,大臣死狱,守臣死于市。缇骑一出, 道路魂惊;密告一闻,都民重足。生祠遍海内,半割素王之宫;谀诵满公车,宛如 新莽之世。至尊在上,而自命上公。开国何勋,而数封茆土。尚嗾无耻之秽侯,欲 骈九锡;叠出心腹之内党,遍据雄边。至于出入内门,陈兵自卫;战马死士,充满 私家。此则路人知司马之心蓄异谋,非指鹿之下者也。天讨宜首加寸磔为快。客氏 妖嫫食月,翼虎生风。辇上声息必闻,禁中摇手相戒。使国母常怀忧愤,致二妃久 抱沉冤。且当先帝弥留之日,诈传荫子尚以五等,为私盗内藏在册之赃,绝代奇珍 皆据尚方之积。通天为罪,盗国难容。呈秀则人类鸱枭,衣冠狗彘。谁无母子,而 金绯蟒玉,忍不奔丧;自有亲父,而婢,膝奴颜,作阉干子。握中枢而推弟,总镇 兵权,尽出其家;位司马而仍总兰台,威势欲箝乎言路。睚眦之仇必报,威福之焰 日薰。总宪夙仇,迫为池中之鬼;铨郎乍唬,惊悬梁上之环。凡逆珰之屠戮缙绅, 皆本犯之预谋。帐幄选娼,狭妓歌舞过于朝昏;鬻爵卖官,价直高乎北头。假山冰 泮,游釜魂消。虽已幽快于鬼诛,犹当明示乎国法。其魏云鹏、魏良栋、魏鹏翼、 魏志德、崔镗、崔钥等,或赤身狙狯,或黄口婴孩。济恶而玷贤书,无功而撄世爵。 俱应投之荒服,以大快乎舆情。臣等会议得:首犯魏忠贤,应着该抚行文河间府, 开棺凌迟。崔呈秀于蓟州开棺枭首。客氏着臣部司官开棺凌迟。其魏志德等,应请 发往边远烟瘴之地充军。各犯诰券概行追夺奏缴。恭候圣明裁夺,敕下臣部施行。 谨题。
  二十六日旨下:“览奏。魏忠贤扫除厮役,凭借宏灵,睥睨宫闱,荼毒忠良。 非开国而妄分茆土,逼至尊而僭号上公。盗帑弄兵,阴谋不轨。交通客氏,传递消 息,把持内外。崔呈秀委身奸阉,无君无亲,擅攘威福之权,大开缙绅之祸。无将 之诛,国有明典。既会勘明白,众犯诰券概行追缴,魏良栋、崔镗等既系孩稚无知, 着加恩免戍、以彰法外之仁。余依议。”刑部得旨,即刻行文各处巡抚,行文地方 官,将魏忠贤开棺凌迟。崔呈秀开棺枭首。其时俱在寒天,尸尚未坏,都正了法。 不独见者抚掌称快,即天下闻之,莫不庆奸雄之伏诛。正是:
  共食侯景肉,争燃董卓脐。
  人心皆畅快,王法定无私。
  只有客氏尸首,遍寻不见,逃了数十刀之罪。
  法司又于二月间,将堪问五虎五彪的招款,拟定罪具奏道:
  国家立法,百司所以律身。故奉法惟谨,不敢趋权开贿赂之门;守法不阿,何 至杀人为媚奸之具。乃有身居缙绅之列,名为彪虎之凶,若李夔龙、田尔耕者。钦 奉明旨,再将纠参之疏查究,其参五虎,有谓典铨不公,李夔龙立地为堂,皆知挟 卖官之资,以至吴纯夫不数月便蹭卿贰,虽蔡邕一岁九迁,速不过是。又与崔呈秀 受孙织锦银六千两,有谓河南道报升,呈秀欲推倪文焕,必俟其差满时始具题坐补。 又与呈秀植党骗财,赃至巨万。有谓田吉已被激变良民之参,瓦全已幸。乃三载曹 郎,骤至尚书极品,满载而归。总之如圣明云:“附权骤攫,机锋势焰,赫奕逼人。” 足以蔽其罪矣。按《律例》云:“职官受赃至满贯者,罪应绞,减等发边远充军。” 如吴纯夫以六千计,倪文焕以万计,皆明明私受,列于参疏,可以追缴。至于李夔 龙、田吉,虽疏中赃数未开,乃一称挟卖官之赀,一称累陶朱之富,非纳贿何以至 此。既经参劾,难以轻宥。二犯应各追赃二万。众犯事同一体,俱应遣戍,以警官 邪。乞敕行该抚追比,以助边需。赃完日发遣可也。至于五彪——有谓田尔耕、许 显纯、孙云鹤,崔应元,杨寰等。狐假鸱张,戕害多命,皆出于二人之手。许显纯 鞭扑缙绅,淋漓血肉,尸虫钻,绝不一瞬。许显纯署镇抚司,田尔耕掌锦衣卫,忠 贤草菅人命,皆二人为门下之刽子手。许显纯、孙云鹤,杨寰、崔应元等,网罗煅 炼,株连无辜,惨于炮烙。冤魂摄于公庭。受害如杨涟、左光斗、周顺昌等十余人, 皆毙于镇抚之狱。总如明旨云:“受指怙威,杀人草菅,幽囚缙绅,沉冤莫白”, 足以蔽其辜矣。按《律》:“以官刑勘人因而致死者。罪应斩。同僚知情共助者同 罪。不致死者减等。杖一百,流三千里。武职官发边远充军。”许显纯、田尔耕系 掌印参勘之官,应照《律》议斩。崔应元等共在勘问之列,应照末减例,尽投之边 裔,以御魑魅可也。谨奏。
  旨下:“奸逆盗权,阴谋叵测,凡阙党羽,尽当严惩。五虎五彪,既会勘明确, 着行文与该抚照数追赃,缴完日即于该处概行处决。追缴各犯诰敕,以为附权蠹奸 之戒。”命下,行文各省遵行。正是:
  张牙舞爪佐奸权,多少忠良丧九泉。
  机阱一朝还自陷,问君入瓮有谁怜。
  不惟驱除了几个大奸,又剪除了一班羽翼,朝迁肃清,一时整理。
  还有那说杨,熊诸党的人不该起用,这还是门户二字未化。但那班忠臣,身死 之惨,追比之苦,皇上久已洞鉴。一日,就户部郎中刘应选本上批出道:“逮死诸 臣,所追赃银其已经奏报者,着该抚按册给还;其未完者,概行蠲免,家属等着俱 释放。追赃一事,拖累堪怜,如熊廷弼之妻,杨涟之母,俱着宽释。其梅之焕、程 注着该抚即与查豁具奏。”
  翰林院编修倪元璐又上疏道:“门户二字宜破,不可以讲学锢人,如已故赵南 星、邹元标,俱当于清介中议。”这本一上,便是大翻从前积案。他条奏极明,议 论极正,其中备说:“杨涟之死,为劾忠贤;缪昌期为代杨涟删润本稿;万燝为论 忠贤;李应升为申救万燝并阻忠贤陵土叙功;魏大中为不肯与阉奸通谱为侄;周顺 昌为魏大中寄子;左光斗、袁化中、周朝瑞皆为触奸;高攀龙为劾崔呈秀贪赃;夏 之令为奸细傅孟春之事,与呈秀相忤;周起元,黄尊素俱是太监李实诬害。此数人 者俱系为国锄奸,无辜受害,并无赃证,何为朋党?况魏良卿招词内说是因挟私枉 害,极是明白。”皇上见了,不觉恻然道:“移宫一事,也是人臣忧国防微之苦心。 杨涟劾他二十四款,款款皆真,他上本明说与奸珰势不两立,竟被他惨刑所害,以 至家破人亡,八旬老母追比几死!至如高攀龙死以执法,其余皆因触忤奸权。今逆 珰已诛,诸臣若不隆加赠谥,则无以鼓劝后人。”
  遂传谕各衙门道:“朕承祖宗基业,嗣统大宝,夙夜思维,锐精图治。稔知臣 恶魏忠贤等,窃先帝之宠灵,擅朝廷之威福,密结群奸,矫诬善类,稍有忤触,即 行惨杀。年来戕害削夺不知凡几。幽囚蔽日,沉冤弥天,屈郁不伸,上干元象,以 致星殒地裂,岁祲兵连,不可谓非逆辈所致。今元恶典刑已极,臣民之怨销舒。而 在狱游魂,犹郁沉冤未雪,岂足以照朕维新之治意!着各该衙门即将以前杀害诸臣 从公酌议,采择官评,有非法禁死情理可悯应褒赠者,即予褒赠;应荫恤者,即予 恤荫;其削夺牵连应复官者复之;应起用者用之;有身故捏赃难结及家属被累犹羁 者,应请开释。勿致久淹狱底,负朕好生之意。呜乎!天网恢恢,无奸不烛;王道 荡荡,有侧宜平。朕兹宽恩解郁,咸与昭苏,偕之正直。以后诸臣咸以国事为重, 毋寻玄黄之角,体朕平明之治。钦此。”
  各衙门奉旨会议,拟将高攀龙加赠太子少保兵部尚书,谥忠宪,追封四代。杨 涟加赠太子少保、兵部尚书,谥忠烈,追封四代。周起元赠兵部左侍郎。苏继欧赠 太常寺卿。周顺昌、魏大中俱赠太常寺卿。万燝赠太常寺少卿。袁化中、周朝瑞、 周宗建俱赠太仆寺少卿。缪昌期赠詹事府詹事。左光斗赠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刘铎, 顾大章、吴裕中、李应升、黄尊素、夏之令俱赠太仆寺少卿。丁朝学赠侍读学士。 张汶赠刑部员外。各追封三代,俱荫一子入监。旨下,依议着将杨涟已追在官赃银 八百两给还其母养赡。可怜一班忠臣,当时虽藁葬荒邱,今日也得重叨谕葬,列石 坟前。那些禁锢的子孙才脱去囚衫,换了衣冠,到坟前改葬,焚黄设祭展拜,宣示 皇仁。岂不可荣可羡!哪个过往的不啧啧称叹道:“这是忠臣之墓。”正是:
  死忠原是完臣节,岂为褒封纸一张。
  却喜大奸新伏法,殊恩荣赐九泉光。
  回想当日杨涟劾忠贤的祖墓牌坊上镂龙凤僭拟宸居,万燝劾他制模陵寝,今在 何处?此时也是荒烟蔓草,与人牧牛放马而已。吏部又将应起用的袁崇焕、文震孟、 王永光、霍维华、李思诚等二十余人,又将应起用待缺会推者七十一人具题。批下 道:“自古帝王御极,首眷亲亲,嘉与贤贤。财赋系百姓之脂膏,刑法关民生之命 脉。鹰鸇搏击,兰蕙诛锄。若不除根,难免再发。张国纪系先帝懿亲,王仲良乃皇 祖妣之嫡侄,逆珰敢行无忌。张国纪着即名还供职;王祚盛着袭祖职。太监王安系 先帝勤劳旧臣,遭谗冤死,着追复原职,荫一侄为锦衣卫千户,所籍家产着给还。 许志吉以参革秽吏,投身逆珰,鱼肉乡里,几至激变。吴天荣以奴诬主,冤杀一家, 深可痛恨。俱着拿问,严审定罪。黄山着给还吴养春幼子,坐赃免追。许其进逢珰 图禄,荼毒扬民,亦着拿问治罪,钦赃免追。太监李实逢奸害正,情罪难道,即着 扭解来京。苏杭织造着派外官管理。各差太监俱着撤回,皆派外官更换。各问刑衙 门着刑部查看刑具,非祖制者概行毁去,不得再用。”
  刑部奉旨,行文各省,将众犯解到三法司严审,众犯也无可辩。会议将许志吉、 李永贞、刘若愚、崔文升等照律拟绞。吴天荣害主全家,照叛逆例拟凌迟。许其进 拟绞。本上奏,旨依议,刑部即于九月间将众犯行刑西市。正是:
  狼贪虎噬气何豪,恶满今朝赴市曹。
  最是千年遗臭在,书生笔底秽名标。
  是时群奸尽戮,朝野一清。吏部又奉上谕道:“大恶既诛,小过宜宥。所有拥 戴依附建祠称颂赞导者,按律推情,再三定拟,首正奸恶之案,丽于五刑稍宽,协 从之谋,宏开一面,其情罪轻减者,另疏处分。此外原心宥过,纵有漏网,亦置不 究。只陆万龄等,妄分太学,建生祠为媚奸之具,毁辱先圣,着国子监各杖一百发 戍,余俱免究。着该部定为逆案,颁示中外知之。”
  此时天下人民欢欣鼓舞,快睹新政初更,于是四方传诵,恩遍草野。
  谁知惊动了一个人。你道此人是谁?乃魏忠贤的妻子傅如玉。自从孟婆救了傅 应星回来,又怕忠贤差人来庄上查访,遂假进香为名,带了儿媳到云梦山焚修,把 家产交与族人管理,他便去精心修炼。此时功夫已有八九分了,傅应星随着空空儿 学导引击剌之法。一日如玉听得人专说朝中新君即位,魏党皆诛,不觉动了慈悯之 心,遂合掌向婆婆师说道:“弟子一向蒙吾师教诲,已脱尘;今闻朝廷新诛大恶, 因悯孽夫积恶深重,虽受阳诛,难逃阴谴,冤仇山积,何时得解?弟子欲发宏誓至 愿,尽弃家产,修建无碍道场,超度幽魂,永离苦海。”孟婆道:“善哉!善哉! 正是:
  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
  你既有此善念,天必佑之。但他们罪恶如山,非寻常忏悔可解。你可先去备办 钱粮,我代你到岱岳东峰历代封禅坛傍,起建道场,列佛道两家功德,释家忏悔, 道家炼度。我再代你出入三界,访求一位真人来作证盟。“说罢,乘云而去。
  如玉母子、儿媳即日下山,回到庄上,至族家将历年租粒尽卖出千金,带至泰 山进香。择于正月初九日启建,至十五日上元,圆满七昼夜道场。坛上列着僧、道 两家法事,请了高僧道侣各二十四众。那道场却也十分齐整。
  但见:
  幡幢飞舞,音乐和鸣。巍峨列九品之莲台,清净建三层之宝座。金身璀璨,西 方释老真容;玉貌端严,东极慈尊圣像。满堂功德,排着十地九幽;四壁庄严,高 挂四生六道。三官四圣度雍容,罗汉金刚威猛烈。瓶插仙花,锦树辉辉漫宝刹;炉 焚沉降,香烟霭霭这青霄。朱盘内供养新鲜,彩桌上斋筵丰盛。高僧说偈,振锡杖 敲开铁锁重关;羽士飞符,执玉简惊破罗酆黑狱。咸翼冤愆齐解释,欲教孤独尽超 升。
  傅如玉至心朝礼,终日在坛上跪拜忏诵。四外来看的人如山积,也有施钱粮的。 坛上挂着济孤榜文道:
  伏以金身入梦,檀那阐二百字之真诠;紫气迎真,太上泄五千言之秘典。灵通 三界,洞彻九幽。统摄阴阳,上归无始。今据大明国山东兖州府东阿县信女傅如玉 同男傅应星、媳王氏,共秉丹诚,拜于洪造。伏为亡夫魏忠贤积恶如山,沉冤似海。 罄南山之竹,书孽无究;竭东海之波,流恶何极。谨发宏深至愿,仰祈神佛力神功, 大开方便门庭,广运慈悲舟楫,普济群生,免耽六道。西方佛老,指云路以遐升; 南极真人,放祥光而接引。邀赏清都绛阙,脱离地狱樊笼。早登极乐任逍遥,永注 天堂真自在。
  谨疏。  崇祯三年正月十三日给示。
  一连数日。到十四日午斋后,众僧道放参去了,如玉执香向各神前舒身下拜, 忽见一个老僧走上坛来,四边看了一回,叹息道:“可惜费了许多钱粮精力,付之 流水。”如玉听见,忙持香来向老僧叩首道:“师父!敢是弟子心不虔,斋筵不整 齐么?”老僧道:“心也虔,斋也好,只是终归无用。”
  如玉道:“佛道二圣,设立斋醮,救度亡魂,老师怎说没用?”老僧道:“二 教虽以救苦为心,悯念地狱泥犁,设为斋醮,此不过是皮毛外像,其中精微奥妙, 岂在这几卷经典上?况如今主坛的又非出世名流,只凭着这几个庸夫俗子,诵几卷 赘句残篇,就望超升滞魄,解脱沉冤,岂不是水中捞月?”如玉道:“老师见教极 是。但如今怎得名师?”老僧道:“你若是真心求礼,自然有得。”应星夫妇也跪 下道:“恳求老师,慈悲救度。”三人再三哀求,请他到方丈中献茶。
  老僧道:“既是你母子心虔,今日且为大众说法。”茶毕上坛,鼓乐法器一齐 响动,老僧先礼拜了四方神圣,先说些外像比喻,后谈些五蕴三乘,说一回法,谈 一会禅,果然天花乱坠,地涌金莲。下坛时已将晚,如玉等又拜求普度,明彰报应。 老僧道:“要明彰报应却也不难,只要你母子精虔,舍身救苦,不顾皮肉疼痛方可。” 如玉道:“但凭分付,虽粉身碎骨亦所不辞,只要眼见为真。”老僧道:“你心既 虔,今夜你们可燃指为香,夜静时叫你们见些光景。”
  三人果将中指剖开,用清水洗净,将麻紧裹,加上清油,三更时点起,随老僧 上坛,见一天星斗,满地月光。那老僧绕坛念咒,三人忍着疼遍地礼拜。只见他将 手中拂子一挥,向西念咒数句,忽的一阵冷风,风过处,现出十八重地狱。见那些 罪囚皆带着铁锁沉枷,号泣之声不忍闻。又见牛头马面,恶鬼夜叉往来不绝。有无 限刀山剑树,磨捱油煎之苦。如玉等见了,心胆皆裂。老僧把袖一拂,早随风而灭, 领他们下坛来。如玉又跪下道:“已见地狱之苦,仍求吾师超度沉魂。”老僧笑道 :“且去安歇,明夜与你证盟。”言毕,趺坐入定去了。
  次日孟婆已回,众僧道:“仍各行法事。”是日,已是十五日,上元佳节,善 事将终,晚夕施食,至三更后方毕。坛上收拾干净,静消消的,月光如昼。三更时, 如玉等又燃指,随着老僧一步一拜,拜上坛来。老僧手持锡杖,绕坛念咒,将杖向 东南上连掉三下,喝了一声,只见一道白虹渐渐起至中天。忽西北上又起了一道金 光,光尽处又是一条彩虹,和风习习,香气氤氲。虹下又现出一道霞光。老僧道: “天门开了。”只见霞光中现出琼楼玉宇,贝阙珠宫,往来皆乘鸾跨鹤之辈。天门 内又飞出一簇云霞来,老僧厉声高叫道:“吾乃达观是也,蒙孟婆师相邀来作证盟, 今有一位神圣来也,大众看者。”又将锡杖一掉,早不见了霞光白虹,只见祥云内 鸾凤齐鸣,笙歌迭奏,龙车上坐着一位女真人。但见他:
  瑞霭散缤纷,祥光护法身。九霄华汉里,现出正元神。那神圣头戴垂珠缨络, 身穿素色罗袍。绿发盘云黑,香环结宝明。盈盈玉面天生喜,点点樱桃一粒红。万 寻万应,千圣千灵。惟拔八难,度三灾,大悲悯世;故镇泰山,居南海,救苦寻声。 这是圆通普惠天仙女,永护漕河福德神。
  那真君龙车离坛数尺停住,傅如玉母子三人伏地叩头,不敢仰视。真君道: “吾乃碧霞元君是也!善哉!吾因汝等精心佛果,发愿解冤三界,共钦神天点佑。 吾今法驾亲临,为汝证盟功德。”遂将手向正南上一指,只见一朵白云中两个黄巾 力士,拥着一班峨冠博带之人,来至坛前礼拜元君。又向西北上一指,一朵乌云中 两个鬼使押着一班披枷带钮的囚徒,也来坛前跪下。
  元君道:“汝等夙世冤仇,今已八十余年,当年因淮河水决,漕运不通,城郭 淹没,皇家命朱衡治水,有赤蛇名赭,已现身设法效劳,暗示黄达以筑堤之法。他 也是为自己身家性命,岂知黄达违了前言,竟筑到他巢穴?其时仍该依他指示别筑, 何致一火焚之,烧死他二百余命!吾神彼时适奉玉旨,押伏水猿总理黄淮,彼众将 沉冤上诉。中界主者会勘,命他转生宫禁,以报前冤。魏忠贤、客氏,乃雌雄二蛇 转世,其余党羽,皆二百余蛇族所化。杨涟乃朱衡后世,左光斗即黄达再生。万燝 是扬州通判,即定意下火者。故尔三人受害尤惨,死于溽暑中,皮肉俱烂,以报他 焦头烂额之灾。其余被害诸人,皆是当年河工人员。汝等冤仇相报,何时得了?赖 今有傅如玉宏发誓愿,吾神运起法力,为汝等解脱沉冤,各归觉路。魏忠贤你虽是 冤报当然,只是你既锦衣玉食,富贵等于王侯,也足以酬你前世之苦;却不该凌尊 逼上,非分无等,发汝五世为牛。客氏导上宣淫,逞妖无耻,亦发作猪五世。其余 诸人虽受阳诛,难逃阴谴,俱发为边方各畜,也受那彪虎吞噬,以彰党恶害善之报。 吴天荣害主一家,逼死主妾,发入阿鼻受罪,完日再十世变马,与吴氏子孙骑坐。 吴养春你身生膏粱,不知稼穑,暴殄天物,自奉过分,故受此惨报;虽许你仍生富 贵之家,切宜樽节天物。杨涟、左光斗等,着早生贵道,仍作良臣辅佐明主。郁燕 玉、萧灵犀,一知守节不辱,一知慷慨杀身,俱着生于富贵之家为子。熊廷弼理当 开释,姑俟后案定日,超生乐土。傅应星不恋荣华,刚正嫉邪,知机勇退。其妻奉 姑尽孝,志行可嘉。陈玄朗少多慈悯,长得元修,俱送梯仙国修正。孟婆母子虽精 剑术,未入真流;然辅正驱邪,积功累行,令赐金符秘箓,再修炼一甲子,方入仙 班。侯秋鸿劝主收尸,义气可嘉,着他寿登百岁,二子贵显。傅如玉你本是黄浦潭 中白龙,因懒于行雨,被吾以至大法力收伏,令尔今世生于人间,力除懒癖。汝能 谏夫教子,不恋繁华,精心佛果,又发愿解冤,功德无量,须急归西,蚤证金身。” 元君一一说过法旨,又说偈道:不无中无,不有中有,不空中空,无无非空,色色 非有,无色非空,无空非色。问汝众生,冤冤何塞。
  元君说罢,手指两道彩虹,将众魂一齐驾起到半空中,结成一朵莲花,一齐迸 开,化作数十道金光而去。元君才冉冉升空,忽然不见。傅应星夫妇同孟婆母子俱 乘风飞升而去,止留下如玉一人,在坛上顶礼望空遥拜毕,跏趺而坐。
  次早,众僧道来作别,只见他在坛上瞑目端坐而逝。齐宣出去,四外人山人海, 俱来焚香礼拜,用沉香合成龛子,请出个有道的高僧与他作偈,举火焚化。
  众人见火光中一股清气上冲半天,傅如玉合掌端坐,冉冉腾空而去。
  正是:
  善恶到头终有报,劝君勿作等闲看。
  这一部书只因一小小阉奴,造下弥天大罪,以致冤仇深重,沉郁难解,后之为 宦官者,不可不知所警也。

章节目录

魏阉全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魏忠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魏忠贤并收藏魏阉全传最新章节